Online Payday Loans Online Payday Loans



感情[gan qing] feeling

This movie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1. 女性就肯定不自信不敢去说这些问题,能说的只有她自己、她自己的感情,所以很多女性做的东西可能更个人化私密性男性就不太能理解了。

Women, for sure, are not confident and afraid to talk about those topics, they can only talk about themselves and their emotion. That’s why works by female artists tend to be more personal and intimate, thus difficult for men to understand.

(摘自徐坦对胡晓媛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Hu Xiaoyuan)

2.我觉得尤其是跟我个人情感感受有特别直观的关系。很多作品有很大的共性,毕竟是我一个人去的,但每一个作品最初的情感来源是很复杂的而不是特别单纯的一条线。

I think they are directly connected to my personal emotion and feeling. A large portion of them share a lot of similar things, after all they are all done by myself. But the emotional sources of each work are complicated, it’s not a simple thread.

(摘自徐坦对胡晓媛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Hu Xiaoyuan)

采访对象:胡小玉

采访时间:200721日下午

采访地点:于北京阜通西大街都市心海岸雅园

woman female 41

女性 female 32

女性主义 feminism 4

man 24

男性 male 18

男性艺术家 male artists 8

社会 society 38

生活(活着) life living lifestyle 33

个人 personal individual 21

感觉 (觉得) feeling 21

兴趣 interest 10

不一样(不同) different difference 9

责任 responsibility 9

关系 relationship 7

生命 life 5

感情(ganqing) emotion 3

情感(qinggan) emotion emotional 4

方式 way approaches 19

自己 self own personal 13

现实 reality 3

介入 intervention involvement 7

 

时政 political 1

自由 freedom 1

 

无聊 bored 3

空虚 empty (spiritually) 2

addicted 2

打交道 deal with 3

有意思 interesting 8

没意思 out the meaning 5

刺激 stimulation stimulated 2

 

 

 

Q:你觉得艺术与生活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A:艺术与生活没有那么多矛盾,也不用把它想得那么有逻辑、有道理,我感觉很多事情是很顺其自然的,都可以有条理地搭在一起。我觉得社会可能是在选择一些靠边的、异于大众准则的东西,我最开始排斥这个社会,按理说我也是被排斥的,但是特别奇怪,也许就因为我在做艺术社会最终把我从特别边缘的地方拉回来找回来了,但如果我是从事一种对社会介入非常高的职业,可能我很早就已经被淘汰掉了。当你从社会获利之后,虽然不想,但必然要去承担一定的责任,等于说我开始妥协,开始靠近社会,它可能也给予我更多,但我说不准之后的方向。原来我是排斥社会,现在也还有些许排斥,但是现在社会并不排斥我,这种关系微妙,但是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当我变得非常接纳这个社会,它会不会反过来排斥我?说不清楚,反正都是随机的。我特别惧怕跟这个社会有太多的接触,我从来不用助手,如果我交给助手去做,我活着就更没意思了,我得自己去做,才能觉得起码那段时间我过得是有意义的。我不会、害怕跟人打交道,前段时间我抑郁症。如果按照心意选择,我觉得我适合去尼姑庵,但我不能那样,而且——比如说我明明不想选择像现在这种生活,但我可能就有现在这种生活,本来是排斥的,被动地接受了以后,就有,很,很矛盾。但是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我开始变得让自己麻木无所谓一点,靠别的东西推我,也不主动去争取,我就在家等现成的,来了之后,只要我喜欢,就努力去做。做艺术最开始对我来说实际上是一个存在方式、理由,觉得比别的有意思。现在带来一些认同之后,就刺激你——因为在做很多事情的过程中慢慢会失去兴趣刺激你就会把这个兴趣的时间延长,就好像一个抛物线,有这些东西介入之后,它可能拉得更长。

Q:市场对你的艺术创作有什么影响吗?

A:没兴趣。只是比如说有人有兴趣要来收藏,我会考虑我的东西应不应该给他?别的我不会考虑,我没有有条理地去研究、了解,也不关心它,反正眼前的生活状态我觉得还行就行了。

Q:你作品的针对性有哪些?

A:我觉得尤其是跟我个人情感感受有特别直观的关系。很多作品有很大的共性,毕竟是我一个人去做的,但每一个作品最初的情感来源是很复杂的而不是特别单纯的一条线,最初都是生活中的某一个点触动到了我,然后我把它延伸开了,所以不是特别容易说清楚,我能说的肯定都是跟我个人生活相关的。我现在有的时候也挺疑惑,前段时间一个的朋友就质问我,他觉得好多“女艺术家——当然我从不这么称呼自己——好像从头到尾关注的就都是那点破事儿情感渊源。当时就在争。现在就我自己来看,我所有发源的点还是从我自身来的,如果碰巧你非要拿这个来指责我,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确是个女性,现在我能关注到、能涉及到的、我兴趣的也就是这些东西,现在你能在我全部作品里面看到的比较清楚的脉络就都是从我个人来的。我原来没想过这些问题;我不知道别人怎么回事,但我看我自己,我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很多男性艺术家都跟我说根本看不懂我的作品。我没有特别详细地去研究过中国女性主义的历史,但我觉得女性从一定的时间段来看,很多东西有很大的变化、发展。比如说我妈的所有意识就是我和我弟,我姥姥的意识就肯定更是孩子老公;但我现在的感觉就是我不想要孩子,我自己都不知道生命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去承受?我现在老在想生命到底有什么意思?这可能是我做作品最初、最原始的一个动力,因为我得找意思,我就自己不停地每天在那着。这是个男性社会艺术家艺术家,往往眼光非常客观正常;但艺术家艺术家,就老说看不懂,其实特别容易理解女性是很被动地去选择这样一种表述方式,因为她所能涉及到的生活范畴非常狭窄,这种评判本身是没有平等标准的;对很多社会时政市场之类的问题,男性占有率和涉入的深度都比女性要高得多,他当然有一个非常自信地表述自己立场能力女性就肯定不自信不敢去说这些问题,能说的只有她自己、她自己感情,所以很多女性做的东西可能更个人私密性男性就不太能理解了。中国好多我喜欢女性艺术家是非常传统的,延续了很“中国人”的一些本质特征。问题不在于技术,在于传达什么,是否有一个完整的体系,是否对我有触动——这种感觉很多时候只存在女性之间,很难用文字或语言来清楚地描述,但是我能感觉出来,它太过于个人感受化,过于枝节、末端、细微。这个社会也在改变,现在有很多男性艺术家,或除去男性艺术家以外的一些男性,开始关注女性的一些方式,开始考虑自己不能理解的一些女性方式;我觉得50年以后肯定有更大的改变,可能人口的比例也变得更有利女性女性的关注和介入可能会更多,这个社会的比例或者占有的权利就会相对调整

Q:你觉得艺术家的作用是什么?

A:我没有什么责任,不知道起作用是什么感觉,但肯定很多人希望自己能起到作用,这是一种野心,但具体应该起到什么作用?说不清楚。只是,艺术家对于一些东西的表达方式或者说是存在方式不同,但包括艺术家跟艺术家之间也不同。我认为好的、触动了我的艺术家,他的作品一般都是来自于自己生活印记,从这一点来讲,我觉得所有的人都没有区别,只不过个人生活痕迹不一样,呈现出来的结果一样

Category: G, 關鍵詞詞典 / keywords dictionary

Tagg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