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Payday Loans Online Payday Loans



股(股民)[gu (gu min)] stock, share

This movie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1.我也跟一些人聊过,他们觉得现在这种现象可怕的,现在作品价格很高的,高出市场承受能力,这就有点像股市

I’ve talked to some people about this. They feel that the present phenomenon is horrible. The price for art is very high, higher than what the market can take. It’s like a stock market.

(摘自徐坦对卢昊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Lu Hao)

采访对象:艾东明

采访时间:2007131日下午

采访地点:于北京草场地艾家

do” engage in 25

可能 maybe possibility impossible perhaps may 21

社会 society social 19

问题 problem question 17

兴趣 fascinated interested uninterested interest 12

个人 individual 12

方式 ways approaches 10

市场 market 9

价值 value 7

 

政治的 political  1

国家 country  state  4

自由 freedom  free 7

个人表达 individual expression

地下 underground

民主 democratic  2

 

circle 3

money 5

时代 (information/Internet) age 5

play 3

资金 capital 1

poor poverty 4

弱智 retarded 2

face 3

 

Q:先请艾老师说下你对中国当代艺术现状的看法或印象。

A:我不能装作很了解这个事,虽然我一直在北京,经常参与一些策展,我们有艺术文件仓库,有很多艺术的朋友,但是我还不是很了解这个东西,但这两年好像很热闹,而前几年好像都没什么人去搭理它,所以我觉得好像它是一会儿发高烧,一会儿发冷的状态,我觉得可能像是这样,因为现代艺术这一块实际上时间也是很短的,中国实际上虽然有它的现代生活,但这个现代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是已经由政治的经济的特征定下来的,是一个已经是什么样的体制下的国家了,那么这种个人表达自由政治背景生活条件,以及文化艺术社会中的作用可能,我觉得基本上都是已经限定下来的了,那么通常所称的当代艺术,实际上它能浮出水面,也只是近五、六年的事情,而之前很多人了很多事情实际上都是处在一种半地下的状态的,就是说只是一个很小的,没有被公众话语所关注,对社会的影响实际上也只是在非常小的范围内的,一旦浮出来之后,它主要是在国外的很多展览报导甚至拍卖,好像搞得很热闹,但是这些并没有涉及到这些作品生存环境和所表达的社会形态含义,这些问题探讨并不是很多的,所以它还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结构,但是我们也不能说任何结构是否就是合理的,比如说有的是树,有的是藤,有的是自然界生猛的动物,有的是寄生的动物,而它们都有其自身的合理性,所以尽管中国当代艺术它不是主动有意识地去和这个社会建立某种关系,但是实际上它也反映了过去这几十年的一些问题

Q:你觉得它反映的是一些什么问题呢?

A:反映了中国近几十年中的哲学美学伦理学的彻底解体,新的甚至探讨的可能都还没有建立,因为这个社会仍然是处在大面积的或者主体地否认事实,或者说不承认一些基本的事实,在很多问题上几乎是没有争论的可能,它离民主社会还是很远,虽然它有极大的自由,但这种自由只是建立在旧体制瓦解上的自由,是没有能力控制下的自由,并不是一种很主动的自由,这些都给艺术一些特征

Q:那你怎样看待现在公众对当代艺术的接受方面?

A:我觉得没有什么真正的接受,它只是成为时尚的另外一个门类,杂志、报纸谈到这些问题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它就只能三句五句的谈,但没有一句能够谈到点子上,也不能够深入下去,我觉得这个事儿挺可怜的,就有点像弱智了,中国当代艺术真是扮演了一个弱智角色,当然它有很好的艺术家,有从开始到现在还在很有意思的事情的艺术家,但是这些艺术家,他们探讨的方式都没有得到主流社会认识,甚至连了解也谈不上,现在基本上就是乱七八糟的吧。

Q:那你觉得你参与策划展览之类的活动能否对这种乱七八糟的状况有所作用呢?

A:现在中国展览很多,但是一点帮助和意义都没有,它变成了一些摊贩,就是说像你经常看到的一些摆摊的,一条街卖一样的东西,互相叫板,互相竞争,我觉得这个是为市场设计的,跟艺术没什么关系,完全是为市场设计的,那么这些展览,你仔细看看这些策展人,有几个是像样的?都是心怀鬼胎,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我觉得这是中国的学术界和知识分子最让人看不起的一点,就是总体不要,整个儿就是彻底的公开张扬不要,这也是少有的一件事,但是啊,就像中国人说的志短,说得太准了,“”还好听点,实际上就是人都很“”了,没什么问题,但它只是一个借口

Q:你刚才讲到市场,那请谈下你对艺术市场的看法。

A:什么东西都能卖,艺术这么高雅的东西当然也能,因为能卖就主要是为了装饰有的家,那么艺术品就成了一个交易的货品的东西了,这个本来挺正常的,只是这个比例有多大?就是在整个大的文化环境当中,它是否变成了唯一问题,是否脆弱到只要它一出现,其他东西就都消失了?我觉得这个是中国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当然……我自己这样看,这个事闹成这样挺好笑的,因为好像你这个事的理由都变了,这个东西让你生活的原则和理由都发生变化了,最后就变成好像转换成另外某种价值了,太多人谈论关心这个问题了,如果你不是一个艺术家,只是一个投机商,这个就很正常了,如果你还是一个创作的人,或者说你本来是一个觉得有话才去从事这个行业,觉得对一种方式兴趣——而不是说简单的财、资金和地位可以替换你的那些最早的东西,就不正常和奇怪了。现在我感觉好像都在谈这一块,是挺烦的一件事,市场本身就是不正常的东西,从股票到名牌定的价格,市场本身是无可非议的,一个东西卖五分和卖五千块和卖五万块都是无可非议的,只是说在这个市场背后,这个产品本身的其他价值是否被这个市场价格给彻底冲淡了?这是一个问题

Q:那你自己感兴趣的其实是什么?

A:说老实话,我没有什么兴趣的事,比如我并不是说不喜欢商业这一块或者说对别的什么东西感兴趣,我确实没有太多兴趣的事,可能是我还是比较被动吧,当然总的来说,艺术是我比较兴趣的一个行当,本来我比较感兴趣是因为这里的人比较不功利,比较还有自己的特征,还活得你是你我是我的,但是现在呢?你可以发现,这个艺术的人跟隔壁卖菜的农民没什么差别,上市之前抖点水啊,称的时候再抖两下,我觉得都差不多,这是让人觉得挺无聊的一件事,其实我才不在意这件事,我也不搭理它,比如这个国家是死是活,我也不太在乎,只不过你问到这个问题,就像你问我今天的天气如何,什么沙尘暴啊或者刮风啊,但是这种事又不是你能控制的,这只是国家的一个现状

Q:讲一讲你的博客吧。

A:博客很有意思,待会儿就把给你拍的照片放上去,然后很多的人我也都不认识,反正他们一点击就看到了,我就觉得这个是很直接现实同时又是很幻觉的一个事情,所以我就一直在这个事。

Q:就是说它是一个你传播你自己信息的途径?

A:我觉得信息时代是人类遇到的最的一个时代,是第一次给所谓的自由个人意志技术上提供了可能,在这之前,人类一直是在黑暗当中或者是在独木桥上,或者是在一个必由之路上,那么这个信息时代第一次让人有可能自己或者和愿意一起的人,这在过去是没有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很有兴致和很有机会进去这么一种状态,就是说它有几点是非常重要的:自由地表达个人方式。这听上去虽然很俗套,但是这个是很重要的事情,包括交流可能,包括把社会的力量重新地施以影响吸收运用可能,这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Q:你觉得在艺术上有没有地域的中心边缘之分?

A:我觉得不存在,尤其是在这个信息时代网络时代就更不存在了,这是人类第一次有机会和有可能把这个传统价值,即所谓的传统的原始、中心和权利彻底瓦解,这个可能性确实是人类挣扎了很多年以后突然蹦出来的,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东西。

Category: G, 關鍵詞詞典 / keywords dictionary

Tagg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