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Payday Loans Online Payday Loans



实际[shi ji] practical

This movie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采访对象:卢思沉

采访时间:2007130日下午

采访地点:于北京四环辅路梵思西餐厅

社会 social 18

市场 market 11

机构 institutions organizations 11

边缘 periphery 7

居住 housing living 5

北京 Beijing
63

邻居 neighbors 5

符号 symbol 10

中国符号 China symbol 6

胡同 Hutong alleys 10

国家 country 5

弱势群体 under-privileged
groups
7

日本 Japan 6

热门 hot 3

老百姓 citizens residents 5

环境 context 13

拍卖 auction 8

价格 price, worth 5

价值 value 8

关系 relationship 21

人际关系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2

拆迁 demolishing
and rebuilding
3

西方 the West 4

建筑 building 9

位置 status 4

装修 decoration
project
interior decoration 3

circle 1

Q:先请卢老师谈一下你对现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状况的一些看法。

A:这问题挺大的。我觉得现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正处在一个比较好时期,很热门,很多机构收藏家都非常关注当代艺术。从这一点来讲,它是一个比较事情。但是就这两年来看,作品反而出得,不多,有人就觉得现在是中国当代艺术最低潮的时候,

这要做到也挺难的,因为我觉得,对于很多艺术家来说,他们需要卖画社会诱惑力太了。以前大家还关注怎么去制作一件好作品,关注学术;现在讨论的全是拍卖拍卖价格的问题、市场问题

Q:谈一下你的创作主要关注的东西。

A:我觉得我自己创作主要是关注北京居民邻居之间的关系城市变化以及从城市变化中了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北京很多艺术家,但真正的北京职业艺术家不多。作为北京职业艺术家也不是想成为国际艺术家。在北京生活周围一切,那些胡同里面的邻居、周围的亲戚朋友、在街道卖东西的人,这些都是作品想法来源。我对这些都是有感情的,所以我做作品的时候就会从这个环境中来考虑问题。

Q:你很重视跟周围环境接触的关系,那你觉得你的作品跟观众之间的互动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A:我也不知道。虽然我在北京了这么多年,但我觉得真正北京,就是看过作品北京老百姓,真正看作品的还是面的。例如我做室内或者室外装置,他们把它当成是装修理解,所以我觉得做装置开始就像是装修的,我在北京做了很多跟这个有关的作品,但我觉得它的影响力还是很有限的。

Q:你觉得西方那边是怎样看待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的?

A:我也跟一些人聊过,他们觉得现在这种现象可怕的,现在作品价格很高的,高出市场承受能力,这就有点像股市

Q:之前你强调了你和周边生活环境的密切关系,那么作为艺术家来讲,你觉得自己在社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A:弱势群体艺术家基本上都是弱势群体。现在可能因为市场炒的原因,或价格拍卖了,有的人就开始关注艺术家,但以前根本没有谁有这个概念当代艺术以前没有什么位置,不过这两年是因为价格原因……最终大家都关心一个问题,就是价值是多少?这个也就是目前中国对艺术欣赏水平的程度了。

Q:那么从你的角度来看,其实这个社会环境对当代艺术的接受还是很有限的。

A:我的感觉就是,中国当代艺术,包括整个绘画行业中国这个社会里始终处在一个装饰性位置生活条件好家庭需要装饰画,但对于有钱人来讲,他不知道价值,他也不需要了解,他有钱,能买画,就掌握跟艺术家讲话的一个话语权,除此之外,他不关心别的问题。……我感觉就是,很多人里面给自己获取了不同的利益,比如像宋庄就是最典型的例子,那以前就是一个很穷,一些艺术家去了,这个里的领导就慢慢地发现了他们,这个事就成一个了,但这个领导是从自己想升官这个角度发展艺术的,现在就有很多国外收藏家收藏机构都去那了,然后慢慢地那个地方影响就不断扩大了,然后这个领导一下子就成了全国政协委员了……当代艺术国际上某些事挂在一起的时候,这事就挺有意思了……但是这些人是真的那么关心文化吗?我觉得不是

最近画了一张。我觉得有个话题挺有意思的,叫“中国符号”,很多人谈论中国艺术家应不应该用“中国符号”这个问题,它相对的是全球化的符号——我也不知道全球化符号大概是什么东西,就只有一个概念。我的感觉是,中国符号没什么不好的,……美国人每天到处都在他们的符号,也没有问题,那为什么中国人用符号就有问题呢?我觉得就是有志于中国符号进行到底的那种人……作为一个中国艺术家,目的是什么?是张扬自己的文化还是消灭自己的文化?这是一个问题。所以我想用最传统中国方式去做当代艺术。我画了一幅长卷,这长卷大概有五十米长,是长安街的街景,把长安街每一个建筑都同时记录在里边,因为长安街大概是十五公里长,我是按1300的比例做,就正好五十米长。同时我按中国画以前方式——我了好多个图章,那些图章都是北京消失胡同名字。这就是我最近做的东西。

Q:你怎样把它转换成装置?

A:这个作品转换不成装置。我的一个装置作品就是2002做的一个很沙盘100左右,是北京二环的一个大致的模型,当时做这个作品的想法,就是看了很多售楼处,售楼处到处都是盖的高楼模型,做得特别漂亮,我做了沙盘,沙盘实际上就是一个陷阱、一个,巨大的一个坑,很多人一辈子辛辛苦苦挣的可能就全进那个坑里了,我想沙盘这种骗人方式好玩,就按照它做了一个北京沙盘,因为当时北京申办2008奥运会

其实我觉得,政府就是打着“改造改善老百姓居住条件”的口号来进行大面积的拆迁。我以前曾经做过一个作品方案,就是想先胡同里面大杂院里的老百姓全部都请出来,给他们一个楼房,然后我们把院子重新装修,在外结构不动情况下,请很好的室内设计师做室内的规划设计,然后再把他们请回来,再到他们自己每个人的。我觉得在不改变他们生活习性的情况下来改变居住条件,是有可能的。现在政府的这种做法,实际上是派遣性迁移,就是说老百姓是一个弱势群体,他们没有办法去面对政府和开发商时,就只能搬家,搬得很远,政府给他们几万块十几万块拆迁,从此就把他们城市边缘去了,我觉得相对理想化一点的方式就是能不能按做作品方式,我们一个投资商来投一笔,把杂院里的老百姓居住条件全部改变。我曾经就有过这样的一个方案,是我当时一直想做的一个作品,如果这个作品有被实施,它最后成功了,那我们实际上就是给规委提出一个问题,我觉得这挺好玩的。

Category: S, 關鍵詞詞典 / keywords dictionary

Tagg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