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Payday Loans Online Payday Loans



做(干, 搞)[zuo(gan, gao)] do, make

This movie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1.当然它有很好的艺术家,有从开始到现在还在很有意思的事情的艺术家,但是这些艺术家,他们探讨的方式都没有得到主流社会认识,甚至连了解也谈不上,现在基本上就是乱七八糟的吧。

Of course there are pretty good artists, there are artists doing interesting stuff all along, but what they do and the way they do it never got acknowledged or understood by the mainstream society. Basically it’s all messed up.

2.那个时候就是改革开放突破,就什么事都现在就是很多事格局已经划分好了,就是看怎么协调了

Back then reform and opening were everything, people would do anything for breakthrough. Things have changed, now the overall structure is fixed, it’s a matter of coordination.

(摘自徐坦对孙原,彭禹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Sun Yuan, Peng Yu)

采访对象:艾东明

采访时间:2007131日下午

采访地点:于北京草场地艾家

do” engage in 25

可能 maybe possibility impossible perhaps may 21

社会 society social 19

问题 problem question 17

兴趣 fascinated interested uninterested interest 12

个人 individual 12

方式 ways approaches 10

市场 market 9

价值 value 7

 

政治的 political  1

国家 country  state  4

自由 freedom  free 7

个人表达 individual expression

地下 underground

民主 democratic  2

 

circle 3

money 5

时代 (information/Internet) age 5

play 3

资金 capital 1

poor poverty 4

弱智 retarded 2

face 3

 

Q:先请艾老师说下你对中国当代艺术现状的看法或印象。

A:我不能装作很了解这个事,虽然我一直在北京,经常参与一些策展,我们有艺术文件仓库,有很多艺术的朋友,但是我还不是很了解这个东西,但这两年好像很热闹,而前几年好像都没什么人去搭理它,所以我觉得好像它是一会儿发高烧,一会儿发冷的状态,我觉得可能像是这样,因为现代艺术这一块实际上时间也是很短的,中国实际上虽然有它的现代生活,但这个现代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是已经由政治的经济的特征定下来的,是一个已经是什么样的体制下的国家了,那么这种个人表达自由政治背景生活条件,以及文化艺术社会中的作用可能,我觉得基本上都是已经限定下来的了,那么通常所称的当代艺术,实际上它能浮出水面,也只是近五、六年的事情,而之前很多人了很多事情实际上都是处在一种半地下的状态的,就是说只是一个很小的,没有被公众话语所关注,对社会的影响实际上也只是在非常小的范围内的,一旦浮出来之后,它主要是在国外的很多展览报导甚至拍卖,好像搞得很热闹,但是这些并没有涉及到这些作品生存环境和所表达的社会形态含义,这些问题探讨并不是很多的,所以它还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结构,但是我们也不能说任何结构是否就是合理的,比如说有的是树,有的是藤,有的是自然界生猛的动物,有的是寄生的动物,而它们都有其自身的合理性,所以尽管中国当代艺术它不是主动有意识地去和这个社会建立某种关系,但是实际上它也反映了过去这几十年的一些问题

Q:你觉得它反映的是一些什么问题呢?

A:反映了中国近几十年中的哲学美学伦理学的彻底解体,新的甚至探讨的可能都还没有建立,因为这个社会仍然是处在大面积的或者主体地否认事实,或者说不承认一些基本的事实,在很多问题上几乎是没有争论的可能,它离民主社会还是很远,虽然它有极大的自由,但这种自由只是建立在旧体制瓦解上的自由,是没有能力控制下的自由,并不是一种很主动的自由,这些都给艺术一些特征

Q:那你怎样看待现在公众对当代艺术的接受方面?

A:我觉得没有什么真正的接受,它只是成为时尚的另外一个门类,杂志、报纸谈到这些问题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它就只能三句五句的谈,但没有一句能够谈到点子上,也不能够深入下去,我觉得这个事儿挺可怜的,就有点像弱智了,中国当代艺术真是扮演了一个弱智角色,当然它有很好的艺术家,有从开始到现在还在很有意思的事情的艺术家,但是这些艺术家,他们探讨的方式都没有得到主流社会认识,甚至连了解也谈不上,现在基本上就是乱七八糟的吧。

Q:那你觉得你参与策划展览之类的活动能否对这种乱七八糟的状况有所作用呢?

A:现在中国展览很多,但是一点帮助和意义都没有,它变成了一些摊贩,就是说像你经常看到的一些摆摊的,一条街卖一样的东西,互相叫板,互相竞争,我觉得这个是为市场设计的,跟艺术没什么关系,完全是为市场设计的,那么这些展览,你仔细看看这些策展人,有几个是像样的?都是心怀鬼胎,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我觉得这是中国的学术界和知识分子最让人看不起的一点,就是总体不要,整个儿就是彻底的公开张扬不要,这也是少有的一件事,但是啊,就像中国人说的志短,说得太准了,“”还好听点,实际上就是人都很“”了,没什么问题,但它只是一个借口

Q:你刚才讲到市场,那请谈下你对艺术市场的看法。

A:什么东西都能卖,艺术这么高雅的东西当然也能,因为能卖就主要是为了装饰有的家,那么艺术品就成了一个交易的货品的东西了,这个本来挺正常的,只是这个比例有多大?就是在整个大的文化环境当中,它是否变成了唯一问题,是否脆弱到只要它一出现,其他东西就都消失了?我觉得这个是中国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当然……我自己这样看,这个事闹成这样挺好笑的,因为好像你这个事的理由都变了,这个东西让你生活的原则和理由都发生变化了,最后就变成好像转换成另外某种价值了,太多人谈论关心这个问题了,如果你不是一个艺术家,只是一个投机商,这个就很正常了,如果你还是一个创作的人,或者说你本来是一个觉得有话才去从事这个行业,觉得对一种方式兴趣——而不是说简单的财、资金和地位可以替换你的那些最早的东西,就不正常和奇怪了。现在我感觉好像都在谈这一块,是挺烦的一件事,市场本身就是不正常的东西,从股票到名牌定的价格,市场本身是无可非议的,一个东西卖五分和卖五千块和卖五万块都是无可非议的,只是说在这个市场背后,这个产品本身的其他价值是否被这个市场价格给彻底冲淡了?这是一个问题

Q:那你自己感兴趣的其实是什么?

A:说老实话,我没有什么兴趣的事,比如我并不是说不喜欢商业这一块或者说对别的什么东西感兴趣,我确实没有太多兴趣的事,可能是我还是比较被动吧,当然总的来说,艺术是我比较兴趣的一个行当,本来我比较感兴趣是因为这里的人比较不功利,比较还有自己的特征,还活得你是你我是我的,但是现在呢?你可以发现,这个艺术的人跟隔壁卖菜的农民没什么差别,上市之前抖点水啊,称的时候再抖两下,我觉得都差不多,这是让人觉得挺无聊的一件事,其实我才不在意这件事,我也不搭理它,比如这个国家是死是活,我也不太在乎,只不过你问到这个问题,就像你问我今天的天气如何,什么沙尘暴啊或者刮风啊,但是这种事又不是你能控制的,这只是国家的一个现状

Q:讲一讲你的博客吧。

A:博客很有意思,待会儿就把给你拍的照片放上去,然后很多的人我也都不认识,反正他们一点击就看到了,我就觉得这个是很直接现实同时又是很幻觉的一个事情,所以我就一直在这个事。

Q:就是说它是一个你传播你自己信息的途径?

A:我觉得信息时代是人类遇到的最的一个时代,是第一次给所谓的自由个人意志技术上提供了可能,在这之前,人类一直是在黑暗当中或者是在独木桥上,或者是在一个必由之路上,那么这个信息时代第一次让人有可能自己或者和愿意一起的人,这在过去是没有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很有兴致和很有机会进去这么一种状态,就是说它有几点是非常重要的:自由地表达个人方式。这听上去虽然很俗套,但是这个是很重要的事情,包括交流可能,包括把社会的力量重新地施以影响吸收运用可能,这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Q:你觉得在艺术上有没有地域的中心边缘之分?

A:我觉得不存在,尤其是在这个信息时代网络时代就更不存在了,这是人类第一次有机会和有可能把这个传统价值,即所谓的传统的原始、中心和权利彻底瓦解,这个可能性确实是人类挣扎了很多年以后突然蹦出来的,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东西。

资(投资, 资金)[zi (tou zi, zi jin)] capital

This movie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如果你不是一个艺术家,只是一个投机商,这个就很正常了,如果你还是一个创作的人,或者说你本来是一个觉得有话可才去从事这个行业,觉得对一种方式兴趣——而不是说简单的钱财资金地位可以替换你的那些最早的东西,就不正常和奇怪了。

If you are not an artist but a speculator, there’s nothing wrong with talking about market too much, but if you are someone still creating works, or if you got into art because you felt like to express yourself, or fascinated with certain ways of expression, instead of just money, capital or status, then there is something deeply wrong.

(摘自徐坦对艾未未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Ai Weiwei)

采访对象:艾东明

采访时间:2007131日下午

采访地点:于北京草场地艾家

do” engage in 25

可能 maybe possibility impossible perhaps may 21

社会 society social 19

问题 problem question 17

兴趣 fascinated interested uninterested interest 12

个人 individual 12

方式 ways approaches 10

市场 market 9

价值 value 7

 

政治的 political  1

国家 country  state  4

自由 freedom  free 7

个人表达 individual expression

地下 underground

民主 democratic  2

 

circle 3

money 5

时代 (information/Internet) age 5

play 3

资金 capital 1

poor poverty 4

弱智 retarded 2

face 3

 

Q:先请艾老师说下你对中国当代艺术现状的看法或印象。

A:我不能装作很了解这个事,虽然我一直在北京,经常参与一些策展,我们有艺术文件仓库,有很多艺术的朋友,但是我还不是很了解这个东西,但这两年好像很热闹,而前几年好像都没什么人去搭理它,所以我觉得好像它是一会儿发高烧,一会儿发冷的状态,我觉得可能像是这样,因为现代艺术这一块实际上时间也是很短的,中国实际上虽然有它的现代生活,但这个现代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是已经由政治的经济的特征定下来的,是一个已经是什么样的体制下的国家了,那么这种个人表达自由政治背景生活条件,以及文化艺术社会中的作用可能,我觉得基本上都是已经限定下来的了,那么通常所称的当代艺术,实际上它能浮出水面,也只是近五、六年的事情,而之前很多人了很多事情实际上都是处在一种半地下的状态的,就是说只是一个很小的,没有被公众话语所关注,对社会的影响实际上也只是在非常小的范围内的,一旦浮出来之后,它主要是在国外的很多展览报导甚至拍卖,好像搞得很热闹,但是这些并没有涉及到这些作品生存环境和所表达的社会形态含义,这些问题探讨并不是很多的,所以它还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结构,但是我们也不能说任何结构是否就是合理的,比如说有的是树,有的是藤,有的是自然界生猛的动物,有的是寄生的动物,而它们都有其自身的合理性,所以尽管中国当代艺术它不是主动有意识地去和这个社会建立某种关系,但是实际上它也反映了过去这几十年的一些问题

Q:你觉得它反映的是一些什么问题呢?

A:反映了中国近几十年中的哲学美学伦理学的彻底解体,新的甚至探讨的可能都还没有建立,因为这个社会仍然是处在大面积的或者主体地否认事实,或者说不承认一些基本的事实,在很多问题上几乎是没有争论的可能,它离民主社会还是很远,虽然它有极大的自由,但这种自由只是建立在旧体制瓦解上的自由,是没有能力控制下的自由,并不是一种很主动的自由,这些都给艺术一些特征

Q:那你怎样看待现在公众对当代艺术的接受方面?

A:我觉得没有什么真正的接受,它只是成为时尚的另外一个门类,杂志、报纸谈到这些问题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它就只能三句五句的谈,但没有一句能够谈到点子上,也不能够深入下去,我觉得这个事儿挺可怜的,就有点像弱智了,中国当代艺术真是扮演了一个弱智角色,当然它有很好的艺术家,有从开始到现在还在很有意思的事情的艺术家,但是这些艺术家,他们探讨的方式都没有得到主流社会认识,甚至连了解也谈不上,现在基本上就是乱七八糟的吧。

Q:那你觉得你参与策划展览之类的活动能否对这种乱七八糟的状况有所作用呢?

A:现在中国展览很多,但是一点帮助和意义都没有,它变成了一些摊贩,就是说像你经常看到的一些摆摊的,一条街卖一样的东西,互相叫板,互相竞争,我觉得这个是为市场设计的,跟艺术没什么关系,完全是为市场设计的,那么这些展览,你仔细看看这些策展人,有几个是像样的?都是心怀鬼胎,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我觉得这是中国的学术界和知识分子最让人看不起的一点,就是总体不要,整个儿就是彻底的公开张扬不要,这也是少有的一件事,但是啊,就像中国人说的志短,说得太准了,“”还好听点,实际上就是人都很“”了,没什么问题,但它只是一个借口

Q:你刚才讲到市场,那请谈下你对艺术市场的看法。

A:什么东西都能卖,艺术这么高雅的东西当然也能,因为能卖就主要是为了装饰有的家,那么艺术品就成了一个交易的货品的东西了,这个本来挺正常的,只是这个比例有多大?就是在整个大的文化环境当中,它是否变成了唯一问题,是否脆弱到只要它一出现,其他东西就都消失了?我觉得这个是中国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当然……我自己这样看,这个事闹成这样挺好笑的,因为好像你这个事的理由都变了,这个东西让你生活的原则和理由都发生变化了,最后就变成好像转换成另外某种价值了,太多人谈论关心这个问题了,如果你不是一个艺术家,只是一个投机商,这个就很正常了,如果你还是一个创作的人,或者说你本来是一个觉得有话才去从事这个行业,觉得对一种方式兴趣——而不是说简单的财、资金和地位可以替换你的那些最早的东西,就不正常和奇怪了。现在我感觉好像都在谈这一块,是挺烦的一件事,市场本身就是不正常的东西,从股票到名牌定的价格,市场本身是无可非议的,一个东西卖五分和卖五千块和卖五万块都是无可非议的,只是说在这个市场背后,这个产品本身的其他价值是否被这个市场价格给彻底冲淡了?这是一个问题

Q:那你自己感兴趣的其实是什么?

A:说老实话,我没有什么兴趣的事,比如我并不是说不喜欢商业这一块或者说对别的什么东西感兴趣,我确实没有太多兴趣的事,可能是我还是比较被动吧,当然总的来说,艺术是我比较兴趣的一个行当,本来我比较感兴趣是因为这里的人比较不功利,比较还有自己的特征,还活得你是你我是我的,但是现在呢?你可以发现,这个艺术的人跟隔壁卖菜的农民没什么差别,上市之前抖点水啊,称的时候再抖两下,我觉得都差不多,这是让人觉得挺无聊的一件事,其实我才不在意这件事,我也不搭理它,比如这个国家是死是活,我也不太在乎,只不过你问到这个问题,就像你问我今天的天气如何,什么沙尘暴啊或者刮风啊,但是这种事又不是你能控制的,这只是国家的一个现状

Q:讲一讲你的博客吧。

A:博客很有意思,待会儿就把给你拍的照片放上去,然后很多的人我也都不认识,反正他们一点击就看到了,我就觉得这个是很直接现实同时又是很幻觉的一个事情,所以我就一直在这个事。

Q:就是说它是一个你传播你自己信息的途径?

A:我觉得信息时代是人类遇到的最的一个时代,是第一次给所谓的自由个人意志技术上提供了可能,在这之前,人类一直是在黑暗当中或者是在独木桥上,或者是在一个必由之路上,那么这个信息时代第一次让人有可能自己或者和愿意一起的人,这在过去是没有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很有兴致和很有机会进去这么一种状态,就是说它有几点是非常重要的:自由地表达个人方式。这听上去虽然很俗套,但是这个是很重要的事情,包括交流可能,包括把社会的力量重新地施以影响吸收运用可能,这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Q:你觉得在艺术上有没有地域的中心边缘之分?

A:我觉得不存在,尤其是在这个信息时代网络时代就更不存在了,这是人类第一次有机会和有可能把这个传统价值,即所谓的传统的原始、中心和权利彻底瓦解,这个可能性确实是人类挣扎了很多年以后突然蹦出来的,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东西。

装修[zhuang xiu] decoration

This movie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例如我做室内或者室外装置,他们把它当成是装修来理解,所以我觉得做装置一开始就像是装修的,我在北京了很多跟这个有关的作品,但我觉得它的影响力还是很有限的。

For example, when I do indoor or outdoor installation, the Beijing natives see them as decoration project. So I always feel like I’m doing decoration project whenever I start an installation piece. I have finished many related works in Beijing, but I think their impact has been limited.

(摘自徐坦对卢昊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Lu Hao)

采访对象:卢思沉

采访时间:2007130日下午

采访地点:于北京四环辅路梵思西餐厅

社会 social 18

市场 market 11

机构 institutions organizations 11

边缘 periphery 7

居住 housing living 5

北京 Beijing 63

邻居 neighbors 5

符号 symbol 10

中国符号 China symbol 6

胡同 Hutong alleys 10

 

国家 country 5

弱势群体 under-privileged groups 7

日本 Japan 6

 

热门 hot 3

老百姓 citizens residents 5

环境 context 13

拍卖 auction 8

价格 price, worth 5

价值 value 8

关系 relationship 21

人际关系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2

拆迁 demolishing and rebuilding 3

西方 the West 4

建筑 building 9

位置 status 4

装修 decoration project interior decoration 3

circle 1

 

Q:先请卢老师谈一下你对现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状况的一些看法。

A:这问题挺大的。我觉得现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正处在一个比较好时期,很热门,很多机构收藏家都非常关注当代艺术。从这一点来讲,它是一个比较事情。但是就这两年来看,作品反而出得,不多,有人就觉得现在是中国当代艺术最低潮的时候,

这要做到也挺难的,因为我觉得,对于很多艺术家来说,他们需要卖画社会诱惑力太了。以前大家还关注怎么去制作一件好作品,关注学术;现在讨论的全是拍卖拍卖价格的问题、市场问题

Q:谈一下你的创作主要关注的东西。

A:我觉得我自己创作主要是关注北京居民邻居之间的关系城市变化以及从城市变化中了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北京很多艺术家,但真正的北京职业艺术家不多。作为北京职业艺术家也不是想成为国际艺术家。在北京生活周围一切,那些胡同里面的邻居、周围的亲戚朋友、在街道卖东西的人,这些都是作品想法来源。我对这些都是有感情的,所以我做作品的时候就会从这个环境中来考虑问题。

Q:你很重视跟周围环境接触的关系,那你觉得你的作品跟观众之间的互动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A:我也不知道。虽然我在北京了这么多年,但我觉得真正北京,就是看过作品北京老百姓,真正看作品的还是面的。例如我做室内或者室外装置,他们把它当成是装修理解,所以我觉得做装置开始就像是装修的,我在北京做了很多跟这个有关的作品,但我觉得它的影响力还是很有限的。

Q:你觉得西方那边是怎样看待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的?

A:我也跟一些人聊过,他们觉得现在这种现象可怕的,现在作品价格很高的,高出市场承受能力,这就有点像股市

Q:之前你强调了你和周边生活环境的密切关系,那么作为艺术家来讲,你觉得自己在社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A:弱势群体艺术家基本上都是弱势群体。现在可能因为市场炒的原因,或价格拍卖了,有的人就开始关注艺术家,但以前根本没有谁有这个概念当代艺术以前没有什么位置,不过这两年是因为价格原因……最终大家都关心一个问题,就是价值是多少?这个也就是目前中国对艺术欣赏水平的程度了。

Q:那么从你的角度来看,其实这个社会环境对当代艺术的接受还是很有限的。

A:我的感觉就是,中国当代艺术,包括整个绘画行业中国这个社会里始终处在一个装饰性位置生活条件好家庭需要装饰画,但对于有钱人来讲,他不知道价值,他也不需要了解,他有钱,能买画,就掌握跟艺术家讲话的一个话语权,除此之外,他不关心别的问题。……我感觉就是,很多人里面给自己获取了不同的利益,比如像宋庄就是最典型的例子,那以前就是一个很穷,一些艺术家去了,这个里的领导就慢慢地发现了他们,这个事就成一个了,但这个领导是从自己想升官这个角度发展艺术的,现在就有很多国外收藏家收藏机构都去那了,然后慢慢地那个地方影响就不断扩大了,然后这个领导一下子就成了全国政协委员了……当代艺术国际上某些事挂在一起的时候,这事就挺有意思了……但是这些人是真的那么关心文化吗?我觉得不是

最近画了一张。我觉得有个话题挺有意思的,叫“中国符号”,很多人谈论中国艺术家应不应该用“中国符号”这个问题,它相对的是全球化的符号——我也不知道全球化符号大概是什么东西,就只有一个概念。我的感觉是,中国符号没什么不好的,……美国人每天到处都在他们的符号,也没有问题,那为什么中国人用符号就有问题呢?我觉得就是有志于中国符号进行到底的那种人……作为一个中国艺术家,目的是什么?是张扬自己的文化还是消灭自己的文化?这是一个问题。所以我想用最传统中国方式去做当代艺术。我画了一幅长卷,这长卷大概有五十米长,是长安街的街景,把长安街每一个建筑都同时记录在里边,因为长安街大概是十五公里长,我是按1300的比例做,就正好五十米长。同时我按中国画以前方式——我了好多个图章,那些图章都是北京消失胡同名字。这就是我最近做的东西。

Q:你怎样把它转换成装置?

A:这个作品转换不成装置。我的一个装置作品就是2002做的一个很沙盘100左右,是北京二环的一个大致的模型,当时做这个作品的想法,就是看了很多售楼处,售楼处到处都是盖的高楼模型,做得特别漂亮,我做了沙盘,沙盘实际上就是一个陷阱、一个,巨大的一个坑,很多人一辈子辛辛苦苦挣的可能就全进那个坑里了,我想沙盘这种骗人方式好玩,就按照它做了一个北京沙盘,因为当时北京申办2008奥运会

其实我觉得,政府就是打着“改造改善老百姓居住条件”的口号来进行大面积的拆迁。我以前曾经做过一个作品方案,就是想先胡同里面大杂院里的老百姓全部都请出来,给他们一个楼房,然后我们把院子重新装修,在外结构不动情况下,请很好的室内设计师做室内的规划设计,然后再把他们请回来,再到他们自己每个人的。我觉得在不改变他们生活习性的情况下来改变居住条件,是有可能的。现在政府的这种做法,实际上是派遣性迁移,就是说老百姓是一个弱势群体,他们没有办法去面对政府和开发商时,就只能搬家,搬得很远,政府给他们几万块十几万块拆迁,从此就把他们城市边缘去了,我觉得相对理想化一点的方式就是能不能按做作品方式,我们一个投资商来投一笔,把杂院里的老百姓居住条件全部改变。我曾经就有过这样的一个方案,是我当时一直想做的一个作品,如果这个作品有被实施,它最后成功了,那我们实际上就是给规委提出一个问题,我觉得这挺好玩的。

中国特色[zhong guo te se]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This movie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中国是一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不对?教育其实也是一样,就是中国特色的一个教育,什么东西如果是谈到有中国特色的、什么人如果讲有自己的特色,实际上就没有任何讨论余地

China is a socialistic country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sn’t it? It’s the same with education, education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f we mention anything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nd anyone with his own features, there’s not any leeway for discussion actually!

(摘自徐坦对张培力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Zhang Peili)

采访对象:张杭

采访时间:2007125日下午

采访地点:于杭州贝尼尼咖啡馆

 

 

环境 environment ecology 8

电视 television 10

生活 life 10

时间 time 20

终极 ultimate 8

终极问题 ultimate question 7

语言 language 17

大众 the mass the public popular 12

社会 society 20

个人 individual(s) 8

灵魂 soul 9

边缘 edge 9

关系 relationship 17

媒体 media 6

文化 culture cultural 18

系统 system 8

无意义 meaningless 7

录像 video art 5

当代艺术 contemporary art 11

态度 attitude 8

作品 works 17

 

6,4      ‘June 4′ incident 1

天安门 Tian’anmen 1

社会主义 socialistic 1

政治体系 political system 1

政治 politics 3

意识形态 ideology 2

上层建筑 superstructure 2

 

play 7

hot 3

名气 成名 出名 知名fame (renowned famous reputation getting famous19

控制 control 2

新潮艺术 avant-garde art new art 2

马戏团 circus 4

技术 technique 4

机会 chance 2

圣人 saint 4

展览 the exhibition 24

中国 China 28

西方 West Western abroad westerners 14

变化改变 change shift 15

相对 relatively 10

new 17

快感 have fun 4

中国特色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3

 

 

Q:你觉得当代艺术跟整个当代中国的社会现实是怎么样的一个关系?

A:80代现在来比较的话,很多人态度上面可能有很大的转变,包括我自己,我觉得可能在89年以前吧,就是北京的那个大展当代艺术或者说新潮艺术实际上基本上被看作是一种精英文化的一个标志,也就是说它是用来唤醒社会或者说唤醒大众的,是所谓的思想史或是文化的一部分;我想这样的一种幻觉打破是在“八九”年以,也就是“六四”以后,因为发现真正的艺术它只是艺术,而且艺术不是可以用来改造社会的,它只是这个社会的一部分,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它是受到大众文化的影响,简单地讲,比如做录像,在西方中国一样,并不是先发明了录像艺术然后才有了大众文化大众艺术;是作为大众文化电视有了以后,然后才有了录像艺术艺术家利用了这个材质、这个媒介,然后试图利用它来批判大众文化;所以实际上不能说是你改变大众文化——当然到了后来有一个相互影响作用。所以我在想,到了90年代或者是21世纪以后,当代艺术的这种姿态态度状态,慢慢的就开始有了很大的变化,不是像原先那么的孤立、比较封闭保守,现在相对来讲比较的开放,比较愿意介入社会,比较愿意和大众对话,或者说比较愿意利用大众资源。我们去年和今年在杭州做的“出事”、“没事”两个展览,其实也是这样一个出发点,很多艺术家从北京、上海过来的,在一起做这样的展览,就是说这些艺术家可能也都有一个这样的共同方向,一个趋势

Q:谈到西方,你觉得现今中国的当代艺术和西方相比是很落后还是怎么样,这两者之间的状况你有什么看法?

A:能不能用“落后”这个词我不知道,好像这个字听起来有点刺激,也很难用,因为艺术上不存在先进落后这样的概念,它不是体育比赛——快五秒慢五秒,但我觉得是不同话语,也就是说在西方相对来说,它是在比较开放的一个环境里面,很多知识,或者个人社会碰撞融合的一种关系,但是在中国,基本上还是一种个人行为,相对来说比较封闭,一方面是所有人受到的这种教育背景比较封闭。比如说我们这一代,包括很多上了四十岁的人,几乎都是从那个时候美院出来的,当时的美院基本上只能学绘画,而绘画基本上都是写实,而写实基本上又是一两种风格,是由不得你的——然后从学校出来以后,实际上我们的知识背景是非常狭窄的,在语言上在媒介上的认识实际上是很狭窄的,很有限的,这点跟西方艺术家不一样,我们在学校的时候,自己选择空间是很小的,很有选择的可能性,基本上都是很压抑的,到了毕业以后,很多人都——新潮艺术最大的特点就是反抗不满,而这个反抗不满真正在语言上进行很理性自发批判的其实不多,这种反抗是很多因素混杂在一起,对于社会的反抗,对于文化的反抗,对于传统的反抗,对于教育反抗。整个80年代艺术亢奋情绪化现在,到了90年代以后,情况有点不一样,很多人出国了解了很多,也了解了国际背景,国内艺术院校教育相对来说也比以前宽松一点,又增加了很多学科,但是我觉得有一点还是没有改变,现在的艺术家有这样的一个概念——就是跨领域跨学科的一种工作意识,而在西方这种东西是越来越普遍了。我们知道现在西方有很多学校,它把不同领域的人员组合在一起,哲学的、心理学的、艺术设计的、工业设计的、电子的、动力的、生物的,所有人在一起工作跨学科,已经没有像原来那种——比如说我是艺术家,艺术家就是一个个人行为——很封闭意识了,但是在中国,基本上“一个艺术家”的这种意识、这种态度还是非常强烈,很多人是这样给自己定位的,而且的确是以这个东西感到骄傲的。所以我在想,中国当代艺术现在受到很多西方关注,其实不是因为它整个艺术的生态环境,而是因为它的社会文化特征,包括政治体系市场政治。它是作为全球文化描述过程当中一个区域性文化现象被关注,我们现在从艺术上讲,跟西方、南美、非洲……所有这些国家艺术层面上的对话不平等的,当然可能非洲也一样,也有跟我们差不多的问题,南美也有,一部分是自身的,一部分可能是外部的一些客观的原因。

Q:那你怎么看现在中国的艺术教育?

A:这是一个很沉重的事情,因为中国艺术教育西方体制完全不一样,中国的教育尤其是艺术教育,属于意识形态,是上层建筑,文化大革命为什么会搞起来?文化大革命最早就是从一个意识形态上层建筑开始的,学校红卫兵……。跟西方的教育比,中国的教育在一些具体的教育单位有一定空间权利问题,系统不一样,中国是极其有限的——就是说你可以做的事情是极其限的,但是我觉得在这样的一个有限空间里面,你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也不是完全无所作为,我们自己都是从学校过来的,那个时候其实就觉得这个系统是挺糟糕的,现在艺术教育的状态我觉得还是羞答答的、似是而非的一种状态,就是遮遮掩掩的,很多表面改进就是用很多技术概念替代系统改革,但是本质上没有多大变化,我到这个学校差不多有四年左右了,我在想,这个学校增加了很多学科,包括我现在的这个新媒体,其实在全国很多学校都这样,都不断的增加的学科,但是教育理念或者说方法模式上跟以前没有多大差别,所以这个是比较大的问题,我们只是在一块很小空间里面做一点小动作,一点自己认为可以的事情,然后一些国家计划的东西,我还不知道最后能怎么样,反正在这个小自留地里面玩玩也有点快感,当然很,因为你没有办法——你要跟整个系统交道,很多事情你身不由己,没有办法!我的看法的一个结论是,它基本是换汤不换药,现在基本上是这种状况,整个教育系统都出了问题,有很问题!这个系统如果不变,加多少学科没有用

Q:这里面跟整个中国当代文化现实是有关的吗?

A:不光是跟中国当代文化现实有关,也跟整个社会体制结构有关,中国是一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不对?教育其实也是一样,就是中国特色的一个教育,什么东西如果是谈到有中国特色的、什么人如果讲有自己的特色,实际上就没有任何讨论余地!譬如说,我上课,一个学生将做的东西给我看,我觉得好像有些地方做的不是特别合适,就给他一些建议,他说:“我觉得很好啊,我就是想要这样,个就是我想要的,”那么我就没有话说了,如果那样就是他想要的,我怎么可以剥夺?对不对?没有办法谈!

Q:这种情况很糟糕啊。

A:中国现在有一大堆问题,一个是社会结构家庭伦理等等,文化教育,实际上都是相互之间有牵联的,中国家庭结构影响到了教育,这个也是很成问题的,然后又是一个社会系统,这个太复杂了!所以我觉得在中国教育是全世界最累的!真的!等于说你要跳进去是你活该,你活该你自找!你去任何地方——欧洲美国,你发现在学校当老师哪怕当个院长都没有这么!在美国当个院长都不比在这当个科长累。但是它有没有效率?很累!整天,但是没有效率的!

中国[zhong guo] China

This movie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1. 中国艺术家必须要靠自己作品填补创作上的需要,就是自己作品掉了来支付下一个作品的费用

But the artists in China have to rely on his own works to meet his needs in creation, that is, he must sell his work in order to pay for the production fees of his next work of art.

(摘自徐坦对刘韡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Liu Wei)

 

2. 整体来说中国现实汹涌,太了,中国艺术家创作在里面,整体来说就是在做无用功,非常的

The reality in China as a whole is too powerful, Chinese artists are doing useless job, they are too weak.

(摘自徐坦对徐震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Xu Zhen)

采访对象:曹蕾

采访时间:2007131日下午

采访地点:于北京草场地艾家

社会 society social 23

关系 relationship involved with 16

珠三角 Pearl River Delta 12

成长 长大 grew up 12

love 11

年青 young 10

合作 collaboration 9

影响 (作用) influence 9

普通人,观众,村民average (people, audience, villager) 7

环境 surrounding 11

自己 self 30

自我 myself 1

乌托邦 utopia 5

艺术圈 art circle 4

交流 communication 6

现实 现状 reality (realism) 12

现实主义 reality realism 2

国家 country 5+

fast 3

 

招安 sold souls 1

独立 independence 6

 

 

个人()   individual personal 12

中国 China Chinese 10

西方 the West 4

情感qinggan)    emotion 10

感情(ganqing) feeling 3

年代 时代 age 14

时尚 hippest fashion 7

流行 popular 5

周星驰 Stephen chow 1

都市 urban 1

政府 government 1

城市规划 urban planning 1

刺激 stimulate, excitement, stimulating 3

 

 

Q:你的作品,对生活的介入相当的直接和深入。那么我想问的是,你觉得它重要?你觉得直接介入生活是中国的当代艺术或者说青年一代的当代艺术非常重要的特性吗?

A:我们经常听到关于当代艺术社会性的讨论,但是有时候社会性不是说,一个艺术家做一个作品去表达他对社会关注, 或自身强调这个作品观念社会性压力,因为它没有真正对社会生活有所促进——或者他真的切入现实这个场景里面,但我希望能看到一些更直接作用和更直接的对话

Q:我觉得你的观点是非常有意思的,就是说你对当代艺术的方向持一种非常积极的态度。

A:我不排斥艺术家很个人化的东西,艺术家有时候会自己孤立社会,大部分艺术家的性格是内向型的,但是我觉得应该有另外一些或更多一些方向,包括像我跟欧宁,做城市规划、或是搞建筑,我们甚至跟被拍摄区域的居民都有交互的关系,我觉得这些都是非常有意思的。所以我觉得当代艺术应该是更具开放性包容性的。因为我们没有一个归纳自己的工作,暂时就只能归纳为“当代艺术”,但可能是其它、或更自由的一种称呼

Q:回到刚才你和他人发生关系的方面,你在跟人合作之中,是怎样看待这种关系?

A:慢慢的我觉得有时候现实或者是现实主义中国如今还是一个强有力的东西。记录也是一个关注点所在,是关注的一个方式。我觉得欧洲艺术家好像已经过了经济高速发展时期中国当代艺术可能在开始的时候受了他们的观念艺术影响,但是我觉得这几年,我们的艺术家慢慢地会找到跟自己社会生活、国家合适的一种表达方式、一种语境。我们早期会看到很多形式上的取巧——很西方的工作方法,但是我觉得每个国家的变化是不一样的……不同国家的艺术家对他们的艺术现状和他们的社会现状直接反应和行动是不一样的。我也很能理解和很欣赏那个德国艺术家的作品。

Q:你觉得目前中国所处的环境,对当代艺术的创作,对于你创作的影响是什么?它为你提供了什么? 或者妨碍了什么?

A:我觉得像我这代人好像不太喜欢出去,而是花更多的时间在自己的城市或国家里面呆着、看着,因为是处于激烈变化的阶段。各种信息都可以是一种唤醒你去创作的关键因素,而不是说我需要去寻找创作的刺激,所以我愿意在这个城市。因为从我成长到现在它一直在积累、在变化,我已经习惯了这种速度刺激。我觉得它好像一口,离不开居住地。我们在做《三元里》跟在做《大栅栏》的时候,我们的作品在某种程度是敏感的,比如跟拆迁问题有关,跟政府相左,我们觉得这种题材是进入了发展方面的问题了。这种创作环境比较难,像早期的当代艺术,我们还能看到一种冒险——和意识形态的对抗,但是在今天——怎么说呢?以前我们说艺术家被招安,我觉得在今天这种冒险会更少,今天的冒险也不是当时的那种仅仅是行为上面的、或者观念上面的一种冒险,而是怎么进入问题的一种内壳, 当你进入得越可能会越。是艺术家自己决定的一种工作方式方向的。我觉得这就是创作的环境

Q:你对当代艺术的变化、你的体验和你的关注都是相当敏感的。这种敏感超出一般的人,另外除了对这种变化的感觉,你还有没有其它的一些判断?

A:比如我做《父亲》那个纪录片,我父亲做了很多年雕塑,但是我慢慢长大后,突然就会开始去寻找到我跟它的一个连接点。我拍了他的一个纪录片,这个纪录片拍了他做邓小平的像,去了很多订单接得一个比一个;我父亲现在做孔子像,全国飞来各种订单。我父亲不是搞当代艺术的,但是我的直觉是他跟现实紧密相关。从他做什么雕塑中你就能看到国家风向标志是什么,今年是邓小平,明年可能是孔子,后年可能就是……这些能迅速的在老一辈艺术家身上体验到,你能够发现整个中国发展的线索、命运,那个时代的一个艺人,他跟生命、生活妥协的过程,他们比所谓年轻的当代艺术家与现实的关系更加紧密。在父亲身上,更能真实地看到这个社会面貌,在台北双年展时,我做了一个我父亲的展览作为了我的参展作品。我拍他的那个纪录片

Q:你为什么觉得中国当代艺术缺少爱?

A:刚刚说的一个就是社会的原因,现在是一个没有、或者不提倡社会整个社会都不倡导这种价值观。我们从小受的教育是一种很虚假尊敬,我觉得这不是艺术的错误,因为整个社会的导向是错误的。整个社会道德也越来越崩溃,我对这方面真的是有点绝望了——不只是在艺术圈里面,其实社会的生活方方面面、都有所体现,所以我觉得,有时侯艺术的存在可能就是用来抚平这种裂痕吧!作为艺术家,我尽可能做的是去抚平裂痕,而不是去制造更多更虚假的东西。

Q:我们这个社会缺乏这样一种信念。而现在充斥的是消费的文化和时尚,你觉得它们对我们社会的这种价值有没有什么影响?

A:我觉得肯定会有影响娱乐业时尚影响到了年青一代和整个社会。比如我去美国或者欧洲,它们娱乐时尚的文化虽然都有一定的比例,但是它们很多还是保留了最传统的部分文化,在纽约,它有最时尚的活动,但是每天晚上也还有诗歌朗诵或者传统摇滚,而中国的变化太了,今天中国摇滚已经时尚了,玩的是另一种电子音乐了,淘汰的机制特别,对的东西及其厌恶。所以我觉得,对于中国,这是本性。或是因为经历了很多运动,害怕落后,就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做得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觉得倒挺彻底的……同时代交流?艺术家好像已经丧失了对社会信任,甚至有时候连一些创作欲望都没有了,他们也发现了艺术对这个社会无力感。无力,没有力量,没有帮助,他们觉得做了这个作品跟没有做这个作品的反应一样的,丧失了存在愿望,一种厌倦

Q:你觉得一个艺术家对自己社会角色的意识应该是怎样的?另外,你相信艺术在社会里能起到作用吗?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这仅仅只是一种希望?还是你真的相信这种功能、

A:我相信这种角色,但是我觉得作为艺术家,这种影响绝对是有限的、是很无力的,是很小范围里面的影响,除非是很有效地动用各方面的资源,或者要特别富于冒险行动性、富于社会行动性,而不是单从艺术角度出发的行动性。我觉得我的角色是,尽可能地作为一个桥梁——甚至哪天如果不做艺术,是不是可以做其他事情,能够更直接地刺激到我的想法?就是我尽可能地把这个桥梁的角色做得更稳定、更明确

Q:最后,通过我们刚才的谈话,你可以总结一下自己的创作主要针对的是什么吗?请简单地提出比较关键性的一些观点、观念。

A:怎么说呢?比方说我现在做的项目,是一个影片,叫《谁的乌托邦?》,这是一个问句也是一种陈述句。乌托邦是要我们共同建造的——或者说某一部分人确实还是需要乌托邦的,我觉得我自己就还是有一种乌托邦情结,我不是反乌托邦份子,虽然对这个前景不是非常地明确,但是总有一种力量在推进我,我就是按这个方向去走的。还有——就是说有一天,如果……仅仅是艺术的话,我是可以抛弃艺术家身份,而去做一些更有直接行动性的事情的,这是有可能的。

知识分子[zhi shi fen zi] intellectuals

This movie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现在是一个没有、或者不提倡社会,整个社会都不倡导这种价值观。我们从小受的教育是一种很虚假尊敬,我觉得这不是艺术的错误,因为整个社会导向错误的。

We are living in a society without love, or one in which love is not advocated as social value judgment. The education we had from the early years was only fake respect and fake love, so I don’t think art should take the blame – because the whole society is simply going into a wrong direction.

(摘自徐坦对曹斐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Cao Fei)

采访对象:艾东明

采访时间:2007131日下午

采访地点:于北京草场地艾家

do” engage in 25

可能 maybe possibility impossible perhaps may 21

社会 society social 19

问题 problem question 17

兴趣 fascinated interested uninterested interest 12

个人 individual 12

方式 ways approaches 10

市场 market 9

价值 value 7

 

政治的 political  1

国家 country  state  4

自由 freedom  free 7

个人表达 individual expression

地下 underground

民主 democratic  2

 

circle 3

money 5

时代 (information/Internet) age 5

play 3

资金 capital 1

poor poverty 4

弱智 retarded 2

face 3

 

Q:先请艾老师说下你对中国当代艺术现状的看法或印象。

A:我不能装作很了解这个事,虽然我一直在北京,经常参与一些策展,我们有艺术文件仓库,有很多艺术的朋友,但是我还不是很了解这个东西,但这两年好像很热闹,而前几年好像都没什么人去搭理它,所以我觉得好像它是一会儿发高烧,一会儿发冷的状态,我觉得可能像是这样,因为现代艺术这一块实际上时间也是很短的,中国实际上虽然有它的现代生活,但这个现代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是已经由政治的经济的特征定下来的,是一个已经是什么样的体制下的国家了,那么这种个人表达自由政治背景生活条件,以及文化艺术社会中的作用可能,我觉得基本上都是已经限定下来的了,那么通常所称的当代艺术,实际上它能浮出水面,也只是近五、六年的事情,而之前很多人了很多事情实际上都是处在一种半地下的状态的,就是说只是一个很小的,没有被公众话语所关注,对社会的影响实际上也只是在非常小的范围内的,一旦浮出来之后,它主要是在国外的很多展览报导甚至拍卖,好像搞得很热闹,但是这些并没有涉及到这些作品生存环境和所表达的社会形态含义,这些问题探讨并不是很多的,所以它还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结构,但是我们也不能说任何结构是否就是合理的,比如说有的是树,有的是藤,有的是自然界生猛的动物,有的是寄生的动物,而它们都有其自身的合理性,所以尽管中国当代艺术它不是主动有意识地去和这个社会建立某种关系,但是实际上它也反映了过去这几十年的一些问题

Q:你觉得它反映的是一些什么问题呢?

A:反映了中国近几十年中的哲学美学伦理学的彻底解体,新的甚至探讨的可能都还没有建立,因为这个社会仍然是处在大面积的或者主体地否认事实,或者说不承认一些基本的事实,在很多问题上几乎是没有争论的可能,它离民主社会还是很远,虽然它有极大的自由,但这种自由只是建立在旧体制瓦解上的自由,是没有能力控制下的自由,并不是一种很主动的自由,这些都给艺术一些特征

Q:那你怎样看待现在公众对当代艺术的接受方面?

A:我觉得没有什么真正的接受,它只是成为时尚的另外一个门类,杂志、报纸谈到这些问题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它就只能三句五句的谈,但没有一句能够谈到点子上,也不能够深入下去,我觉得这个事儿挺可怜的,就有点像弱智了,中国当代艺术真是扮演了一个弱智角色,当然它有很好的艺术家,有从开始到现在还在很有意思的事情的艺术家,但是这些艺术家,他们探讨的方式都没有得到主流社会认识,甚至连了解也谈不上,现在基本上就是乱七八糟的吧。

Q:那你觉得你参与策划展览之类的活动能否对这种乱七八糟的状况有所作用呢?

A:现在中国展览很多,但是一点帮助和意义都没有,它变成了一些摊贩,就是说像你经常看到的一些摆摊的,一条街卖一样的东西,互相叫板,互相竞争,我觉得这个是为市场设计的,跟艺术没什么关系,完全是为市场设计的,那么这些展览,你仔细看看这些策展人,有几个是像样的?都是心怀鬼胎,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我觉得这是中国的学术界和知识分子最让人看不起的一点,就是总体不要,整个儿就是彻底的公开张扬不要,这也是少有的一件事,但是啊,就像中国人说的志短,说得太准了,“”还好听点,实际上就是人都很“”了,没什么问题,但它只是一个借口

Q:你刚才讲到市场,那请谈下你对艺术市场的看法。

A:什么东西都能卖,艺术这么高雅的东西当然也能,因为能卖就主要是为了装饰有的家,那么艺术品就成了一个交易的货品的东西了,这个本来挺正常的,只是这个比例有多大?就是在整个大的文化环境当中,它是否变成了唯一问题,是否脆弱到只要它一出现,其他东西就都消失了?我觉得这个是中国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当然……我自己这样看,这个事闹成这样挺好笑的,因为好像你这个事的理由都变了,这个东西让你生活的原则和理由都发生变化了,最后就变成好像转换成另外某种价值了,太多人谈论关心这个问题了,如果你不是一个艺术家,只是一个投机商,这个就很正常了,如果你还是一个创作的人,或者说你本来是一个觉得有话才去从事这个行业,觉得对一种方式兴趣——而不是说简单的财、资金和地位可以替换你的那些最早的东西,就不正常和奇怪了。现在我感觉好像都在谈这一块,是挺烦的一件事,市场本身就是不正常的东西,从股票到名牌定的价格,市场本身是无可非议的,一个东西卖五分和卖五千块和卖五万块都是无可非议的,只是说在这个市场背后,这个产品本身的其他价值是否被这个市场价格给彻底冲淡了?这是一个问题

Q:那你自己感兴趣的其实是什么?

A:说老实话,我没有什么兴趣的事,比如我并不是说不喜欢商业这一块或者说对别的什么东西感兴趣,我确实没有太多兴趣的事,可能是我还是比较被动吧,当然总的来说,艺术是我比较兴趣的一个行当,本来我比较感兴趣是因为这里的人比较不功利,比较还有自己的特征,还活得你是你我是我的,但是现在呢?你可以发现,这个艺术的人跟隔壁卖菜的农民没什么差别,上市之前抖点水啊,称的时候再抖两下,我觉得都差不多,这是让人觉得挺无聊的一件事,其实我才不在意这件事,我也不搭理它,比如这个国家是死是活,我也不太在乎,只不过你问到这个问题,就像你问我今天的天气如何,什么沙尘暴啊或者刮风啊,但是这种事又不是你能控制的,这只是国家的一个现状

Q:讲一讲你的博客吧。

A:博客很有意思,待会儿就把给你拍的照片放上去,然后很多的人我也都不认识,反正他们一点击就看到了,我就觉得这个是很直接现实同时又是很幻觉的一个事情,所以我就一直在这个事。

Q:就是说它是一个你传播你自己信息的途径?

A:我觉得信息时代是人类遇到的最的一个时代,是第一次给所谓的自由个人意志技术上提供了可能,在这之前,人类一直是在黑暗当中或者是在独木桥上,或者是在一个必由之路上,那么这个信息时代第一次让人有可能自己或者和愿意一起的人,这在过去是没有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很有兴致和很有机会进去这么一种状态,就是说它有几点是非常重要的:自由地表达个人方式。这听上去虽然很俗套,但是这个是很重要的事情,包括交流可能,包括把社会的力量重新地施以影响吸收运用可能,这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Q:你觉得在艺术上有没有地域的中心边缘之分?

A:我觉得不存在,尤其是在这个信息时代网络时代就更不存在了,这是人类第一次有机会和有可能把这个传统价值,即所谓的传统的原始、中心和权利彻底瓦解,这个可能性确实是人类挣扎了很多年以后突然蹦出来的,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东西。

政(政策)[zheng (zheng ce)] politics

This movie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1.而现在政府也在搞双年展,当代艺术变成了一张,变成大家都可以利用的和值得利用的东西了。此例句重复好几次了

And now governments are organizing biennales, contemporary art has become a card in their hands, something that everyone can and should take advantage of.

(摘自徐坦对孙原,彭禹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Sun Yuan, Peng Yu)

2. 但在这里工作很理想到是没有的,因为张江的确有很多政府支持,就是给这些企业一些比较好的优惠政策来吸引他们过来。但问题是如果很多配套设施没有跟上的话就不好了。

But it’s not really ideal to work here. Although it has the support from government which gives companies preferential policies to attract them it is still a problem without supporting facilities.

3. 我觉得政府优惠政策最好能给到每一个员工的身上。

I think the preferential policies should reach each employer.

(摘自徐坦对胡薇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Hu Wei)

采访对象:孙晋、彭尧

采访时间:2007129日中午

采访地点:于北京798孙彭工作室

 

社会 society social socially 24

反应 reaction (feedback response respond) 8

(不)接受 accept acceptance (take in rejected) 7

普通(人,观众) ordinary (people / audience) general public 9

公众 general public 2

观众 audience(s) 22

关系 relation relationship has something to do with 11

机制 system mechanism 8

机构 organization 5

美术馆 museum 8

 

独立 independence 2

政府 government 5

政治 political 3

自由 free 3

 

和谐社会 harmonious society 9

do make 40

do engage in tackle 1

中国 China Chinese 31

西方 the West western 19

发展 development drifting 5

成功 success successful 10

商业()  commercialization commercial commercially 4

游戏 game 4

舒服 comfortable 3

学术 academic academics academically 11

农民 farmer 5

强奸 rape raped 2

通奸 adultery 2

生效 effectiveness effective 2

市场 market marketing 5

投机份子 opportunitists 1

 

 

Q:你们刚才说到你们的创作在公众的反映,也说到外界的自然的影响,我觉得你们早期的作品中与社会相关的比较少,而现在的作品就比较强调社会影响方面的。

A:(孙)其实所有的材料来自社会,只是有些是来自于社会比较不公开层面,有些是比较知名的东西,比如新闻题材,社会题材,其实所有的题材都是社会题材,只不过是被关注程度不同的问题,另外,我觉得我同意现在所有题材都是来自于社会,可能更多的还是来自于我们自身,但是就是说它在跟社会对应的时候,你需要一个合适的转译转换,这时候你在选择材料的时候就会选择一些相对典型性的,就是说这个问题你好像不能分割着来看。

(彭)早期,更年轻的时候,跟社会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复杂,或者没有很融入社会中去,所以你的作品和选择材料就不是那么地社会,但我觉得什么都可以作为材料,你越成长的时候,跟社会发生的关系越来越,你自然就会选择社会中你有兴趣材料,所以我认为题材决定的。

Q:在很多展览中看到你们的作品,都是很强调和社会的关系,你们觉得在中国和在西方,观众对艺术的接受和反馈是有区别的吗?

A:(孙)是不一样的,但是我觉得这个不一样更典型的是体现在前些年,就是2000以前和左右的时候,那个时候中国开放时间还不长大部分人当代艺术这个东西持接受的态度,看的时候过于的心急,而现在好像就是越来越趋同西方的和中国观众现在知道有一种(中国当代艺术,知道有一帮人奇怪,他在看这个东西的时候首先反应就是:行为艺术!这个东西就变成一个词儿了,他对一个东西不理解的时候,他就行为艺术了,他心里头有一个,他可以把它归类,他就接受了。

(彭)以前西方的更加关注的,认为的东西是跟政治对抗的东西,那就是跟整个中国意识形态关系,因为那个时候还不够开放,上海还没有开始双年展……,所有的西方观众都会从政治角度去看你的作品中国观众两部分,我觉得这两个部分是特别有意思的,这两部分,一部分是懂艺术的人,或者就是跟艺术,跟文化有关的,一部分是跟文化没有关系的人,跟文化有关的这部分人恰恰不能接受这样的作品,而且提出很多抗议或者指责,而跟艺术文化没关系的人,包括警察……我的展览有一次被封过,我跟很多警察片警居委会这些普通人过天,他们都来展览,都觉得太有意思了,

而现在政府也在搞双年展,当代艺术变成了一张,变成大家都可以利用的和值得利用的东西了,所以像一个口号,一个面孔,出现在国际上面孔,这个时候一场与官方游戏开始了

A:(彭)在九几年2000以前,有的时候发生一件事情,你可以静下心来观察周围的事情,细心地去体会每个人变化,而现在,尤其是这些年,整个的艺术气氛都是特别浮躁的,我都心情体会外界的一些变化,而且现在情况比较复杂,……就像我们生活798这个院子里,这完全就是一个旅游区,你很难定位,但我们确实还在这儿工作,现在政府也在当代艺术了,有很多投机份子这个事情画廊疯狂加入,每这个院子都有可能出现十几家画廊,然后整个中国当代艺术价格国际市场膨胀,我觉得很多艺术家他们都找不到自己了,所以不像那个时候的情况那么单纯了,地下就地下,就搞艺术,现在真是在和所有的人合作,你在越来越多地跟他们玩这个游戏游戏越来越复杂了,进入第二关!

Q:那么一般的观众是不是比以前更能够接受当代艺术了?

A:(彭)我觉得现在是他们可能容易接受了,但是相反的给他们带来的东西却是少了,以前他们会去体会这些人为什么要这样,现在他们有了一个概念,就像给了你一个,叫“行为艺术”,就说“啊,这是行为艺术!”就不用再想了,对于普通观众来说,他们丧失了这种东西,当他们一旦被给予了一个可以安全解释的之后,实际上就丧失了自己去思考过程

(孙)情况还得分两头说,从艺术家方面来说,实际上他也在逐渐摸清观众脾性 90年代的时候,像“泼皮”那种,我觉得如果那个叫早期艺术家的话,感觉就是任我行,因为公众不接受,他就越来越走向极端,但是现在很多艺术家可能都意识到了,就是说你要想任我行的话,你首得让观众觉得你行,所以它的两方面就开始往一个地方走,然后它找到一个协调点了以后,就是双方都能感觉地比较自由比较融洽,就是和谐社会了。那个时候就是改革开放突破,就什么事都现在就是很多事格局已经划分好了,就是看怎么协调了,跟国家形势一样,这个和谐社会艺术来说也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当然任何时代都有问题,但是现在和谐社会问题西方差不多,因为西方都是和谐社会,所以艺术家在里面既自由难受,现在我就看中国什么时候能够达到西方一样,也有这种感觉

(彭)就比如说,有国外比较大的机构要来北京美术馆,其实刚开始我听他们这样的消息很兴奋,因为终于有很好美术馆中国北京当代艺术了,但很,几天以后我就意识到一个危机,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来了以后,对于北京,对于整个的中国当代艺术的状况是一个帮助,是一个推进,是推进它朝不好的方向,还是方向健康的方向还是不健康方向?这都是有两个方面的,就是他们想的是把一个很正统西方美术馆机制拿到北京,在国外展览的时候,你可以看到整个西方的那种很腐朽美术馆机制给整个艺术带来的没有活力的状况,这就是那年很多中国艺术家去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时候他们很轰动原因,他们觉得整个中国当代艺术西方有力量的,其实是不是真的有力量?其实我觉得也不是说有没有力量,而是他们发现中国才有可能性,这个可能就是潜力能量,让人可怕的东西,而在西方呢,那种机制让大家觉得就像在孙原所说的和谐社会里,他必须要在缝隙,这样玩来玩去的话,就变成大家都在耍小聪明,我觉得这样人生就太不灿烂了,所以说,这样一个机制中国来,对艺术家的影响,我觉得就是应该从两个方面来去考虑这个问题。你把一个死了的东西拿到来,它是不是丧失了好多可能?就是它让你加速规范化,当然很多西方美术馆批评中国艺术家或者说整个中国市场的时候,就说他们太不规范化了,但这就是中国特色,这是中国魅力所在。我比较喜欢生活出现很多意外,就是你眼看着中国当代艺术向完全知道的,没有任何意外方向发展我觉得这时候艺术家要用什么样的活力刺激这个东西呢?

Q:经济环境的变化会影响艺术,艺术家与观众之间的关系,但其实有很多艺术家做作品不是做给观众看的,是吧?

A:(孙原)这个问题实际上是知识政府步调一致,就是和谐社会产生实际上是经历了一个和平演变过程的,就是商业经济参与实际上是促成了这个和谐社会,就是让你在关注自己和关注受众的同时共同参与参考规则经济规则,你不能不承认所有人都会把经济上的成功作为衡量成功标准艺术家自己也会这么观众也是,它是一个参考值,所以这个经济作用在里面了一个协调工作,就逐渐地发生了和平演变,所以我就说这个和谐社会的产生并不是纯粹地由艺术家观众造成的,它肯定是有另外的东西来介入,才能促成,那怎么保持一致?怎么达到一个共同协调点?很多时候都是会把经济因素作为一个参照点的。

(彭)市场学术根本就是两回事,因为市场做市场学术的有做学术,所以你要我们搞这方面的人去谈那个也谈不了。

(孙)有时候“学术学术”,我也不完全认同,在考虑学术的时候你会考虑成功的问题吗?当你考虑这个问题了就存在一个协调点了,所有的因素一起达到一个最佳分配比,它就以一个成功面貌出现了,它也会让你的学术一些动力,得到一些可应证的东西,这个成功不仅指商业层面的,而是指各个层面上的成功,如果没有这个成功参照的话,学术无所谓方向,无所谓价值,就是它没有统一平台学术实际上都有一个平台,它存在一个成功标准,就是生效商业的和学术生效,实际上都是产生一种价值的。

Q:你们在意那些对你们作品的反馈意见中的非议的东西吗?

A:(孙)其实我在意的就是观众反应

(彭)但是他们反应成什么样不重要,他一定反应就行了。我们不注重他们的反应赞扬批评,只注重他们反应

(孙)或者说这种东西最好混杂的,就是说既有强奸又有通奸嘛,如果说强奸它又有高潮了,而通奸却又带有被动性,就是它是很混杂的比较好,我不太赞成纯粹强迫的东西,但是一定要有反应

Q:我觉得在北京、上海和在广州很大不同的一点就是对权力意识的不同,在北京是最强的,在上海薄了一点,而在广州则更弱,你们对这点有什么看法吗?

A:(孙)我对你说的这个权力问题感觉不是特,我不知道有没有权力,但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就是说不管有没有权力,你感觉很舒服愉快了,因为你处在别人权力机制,你不是处在最高层上,你在这很愉快,你在这儿,那我觉得就可以了,它相对来说跟农民企业的感觉还不一样农民企业它是权力第一,甚至就连吃饭都是权力一部分,那就是如果拿不到这个权力的话就没有生存余地了。……我说的权力也是指的那种支配被支配关系,而不是那种权势的东西。

招商[zhao shang] recruit

This movie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我们采用了一些好的国外理念,甚至好的一些国外项目,与国外结合起来,我们定位比较高端,这也符合我们张江集团的目标。包括文化公司的招商,并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他也有很多的条条框框,他的目的就是既然要做这个文化创意事业就要把他做好,做到前沿,这就是区别。

Our orientation is an international high-end one, which also fits the target of our Zhangjiang Group company. Like the invitation of cultural business was not given easily. It has many restrictions too. The aim is do the best, advanced cultural creative industry. This is the difference.

(摘自徐坦对陈斌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Chen Bin)

采访对象:陈斌张江某动漫产业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

采访时间:2006815

 

国外 abroad foreign

动漫 animation 3

市场 market 3

事业 产业 industry business 5

创意事业 creative industry 3

生活)      live living life(residential zone) 9

技术 科技 technology technological

高科技 Hi-tech 4

发展 开发 拓展 develop development 9

开发区 园区 zone garden 14

高科技开发区 Hi-tech Development Zone(garden) 6

科技园区 technological zone (garden) 4

朝阳 Blooming 3

外教 foreign teachers 4

培训 train 7

交通 transportation traffic 3

中国的特点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1

国际化 international 1

操作 operate 1

韩国人 Korean 1

招商 to invite investment 1

先进 advanced 1

交流 exchange 2

机会 chance 1

平台 platform

经验 experience 2

品牌区 zone brand 1

挑战性 challenging 1

原创 original 1

定位 orientation 1

高端 high-end 1

孵化 incubating 1

 

 

 

 

非常有挑战性他是一个朝阳产业有许多未知的东西,As a blooming industry it is quite challenging, with many unknown things.

包括技术方面国外已经很成熟了,The technology aspect has been fully developed abroad.

但如何发挥中国的优势做出一些中国的动漫市场,The point is how to develop the animation market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大家都知道中国市场很大,We all know that China is a huge market

中国怎么在这方面获得大的蛋糕,To gain a bigger share in China,

实际上是如何结合中国的特点,is to take the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nto consideration,

把中国动漫事业创意事业做大、做强,and to develop a bigger and stronger animation industry or creative industry.

朝阳事业有很多未知的东西,The blooing industry has many uncertain things,

也需要很多一些相关的服务,一些孵化、一些推动作用,and needs many supporting services and incubating forces.

我们平台有多个原创项目在进行。On our platform many original programs are going on.

我们基本采用国际化操作模式,Basically we operate in an international mode,

包括现在正做的一个项目,也是与动漫相关的产品,like one program going on now, also an animation-related program,

也是我们孵化的整个项目,带头人是一个韩国人,is initiated by us as a whole, with a Korean head.

我们采用了一些先进国外理念,甚至好的一些国外项目,We have used some advanced foreign ideas, and even some foreign programs.

国外结合起来,我们定位比较高端,Our orientaion is an international high-end one,

这也符合我们张江集团的目标。which also fits the target of our Zhangjiang Group company.

包括文化产业公司的招商,并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Like the invitation investment of cultural business was not given easily.

他也有很多的条条框框,It has many restrictions too.

他的目的就是既然要做这个文化创意事业就要把他做好,做到前沿 The aim is do the best, advanced cultural creative industry.

这就是区别。This is the difference.

 

我们本身对这一块有制作培训,We have manufacture and training to this.

培训主要是针对技术培训,That’s mainly technological training,

因为艺术很难在短的时间内得到好的培训,For art cannot be trained in a short time,

除非科班出身或慢慢熏陶,but after academic education or long time edification.

它那边主要是针对技术层面上,We have already had three terms of training class,

我们现在已经办了三期培训班,which maily aims at technological aspect.

每一期是有两个外教,两周直接上课,Each term there are two foreign teachers for two-week teaching,

而不像国内, different from many other cases home.

国内现在培训现在很多,他们说是外教,Many of the native training classes boast foreign teachers,

最多也就给你上几个课时也就不错了,but only have a few hours give by them.

但是我们实打实每一期 有两个外教,While we honestly have two foreign teachers each term,

就是想把国外的一些先进经验、方法尽快的引到国内来,in order to introduce the foreign advanced experience and methods as soom as possible.

毕竟国内出去也不方便得到交流机会也不是很多,After all, it is not easy to get chance go abroad for exchange,

出去的话手续办理很麻烦, with troublesome procedures.

所以我们就把它引进来了,So we introduce it home.

目前都是针对社会, Later will be some enterprises and colleges,

下一步我们会针对一些企业、院校,Up to now the training is targeted at the society, and school.

他们来培训的同时也带一些讲座来进行交流,who will bring their own lectures for exchange while receive training.

 

我感觉张江更多是在做成一个科技园区,I think Zhangjiang is more like a technological zone,

它提供了很多的交通,which provides much traffic systems,

但是目前来说,它不是给你提供一个完全生活环境,but not fully a living place for now.

相关的基本的生活设施是有的,It has the basic living facilities,

但它走的路子不是要创造一个很好的生活,but does not mean to be a perfect residential zone.

它提供一个很方便的创业环境,It provides a convenient surrounding for entrepreneurship,

但它不是一个生活, not for living.

我没有做过这方面的比较。I have not compared in this way.

我认为张江高科技园区也是借了国外的一些特点,I think Zhangjiang Hi-tech park learned from the foreign experience,

来这样发展起来,during its development.

现在发展市场也很不错,Now the development has a quite good market.

原来是叫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It used to be the Shanghai Zhangjiang Hi-tech Garden,

现在是叫上海张江高科技开发区, but now the Shanghai Zhangjiang Hi-tech Development Zone.

把上海几个不同方向的开发区统一命名。To combine several development zones with various orientations in Shanghai together and name it,

为上海张江高科技开发区,the Shanghai Zhangjiang Hi-tech Development Zone,

把他作为一个品牌区推广,and publicize it as a zone brand,

至少到目前为止,它是很成功的, is quite successful, at least up to now.

所有的科技园区也好、开发区也好,我认为这一点都是有一个共同的,All the technological gardens and development zones have one thing in common,

它不是给你提供一个很丰富的生活区,It provides not a rich residential zone,

因为它的周边也在建一些居住区 for it has residential zones around.

,但我感觉它不是纯粹的为了生活交通方便,It is not for purely convenience of life or transportation.

开发区开始之前首先就有了一个地铁站,At the very beginning the development zone build its subway stop,

各方面就是为了能很方便出行,for a convenient outing.

我认为如果一个开发园区,又配备了一个很好的生活园区的话。I think a development zone together with a wonderful living garden,

我认为它会削弱一些开发区的一些拓展,would weaken its progress as a development zone.

因为你的生活很好、园区方便,If you live well, have a convenient garden,

交通又相对的好,路也很宽,车也很少空气, easy transportation, wide roads, few cars and fresh air,

如果这几点都有的话,很多人会来,自然会影响科技园区一开始的定位,then many would come and affect the original orientation of the technological zone.

您能否给我两三个关键词? Can you name two or three key words for me?

朝阳激情踏踏实实Blooming, passion, down-to-earth.

招安[zhao an] offer amnesty

This movie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以前我们说艺术家招安,我觉得在今天这种冒险会更少,今天的冒险也不是当时的那种仅仅是行为上面的、或者观念上面的一种冒险,而是怎么进入问题的一种内壳, 当你进入得越可能会越

In old terms we said artists have sold their souls to the government. I think these days are witnessing the decrease of venturing spirit of that kind. Today’s venture is no longer the behaviouristic or conceptual ones, it’s rather about a way to probe deep into the core of the problems: the deeper and more difficult.

(摘自徐坦对曹斐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Cao Fei)

采访对象:曹蕾

采访时间:2007131日下午

采访地点:于北京草场地艾家

社会 society social 23

关系 relationship involved with 16

珠三角 Pearl River Delta 12

成长 长大 grew up 12

love 11

年青 young 10

合作 collaboration 9

影响 (作用) influence 9

普通人,观众,村民average (people, audience, villager) 7

环境 surrounding 11

自己 self 30

自我 myself 1

乌托邦 utopia 5

艺术圈 art circle 4

交流 communication 6

现实 现状 reality (realism) 12

现实主义 reality realism 2

国家 country 5+

fast 3

 

招安 sold souls 1

独立 independence 6

 

 

个人()   individual personal 12

中国 China Chinese 10

西方 the West 4

情感qinggan)    emotion 10

感情(ganqing) feeling 3

年代 时代 age 14

时尚 hippest fashion 7

流行 popular 5

周星驰 Stephen chow 1

都市 urban 1

政府 government 1

城市规划 urban planning 1

刺激 stimulate, excitement, stimulating 3

 

 

Q:你的作品,对生活的介入相当的直接和深入。那么我想问的是,你觉得它重要?你觉得直接介入生活是中国的当代艺术或者说青年一代的当代艺术非常重要的特性吗?

A:我们经常听到关于当代艺术社会性的讨论,但是有时候社会性不是说,一个艺术家做一个作品去表达他对社会关注, 或自身强调这个作品观念社会性压力,因为它没有真正对社会生活有所促进——或者他真的切入现实这个场景里面,但我希望能看到一些更直接作用和更直接的对话

Q:我觉得你的观点是非常有意思的,就是说你对当代艺术的方向持一种非常积极的态度。

A:我不排斥艺术家很个人化的东西,艺术家有时候会自己孤立社会,大部分艺术家的性格是内向型的,但是我觉得应该有另外一些或更多一些方向,包括像我跟欧宁,做城市规划、或是搞建筑,我们甚至跟被拍摄区域的居民都有交互的关系,我觉得这些都是非常有意思的。所以我觉得当代艺术应该是更具开放性包容性的。因为我们没有一个归纳自己的工作,暂时就只能归纳为“当代艺术”,但可能是其它、或更自由的一种称呼

Q:回到刚才你和他人发生关系的方面,你在跟人合作之中,是怎样看待这种关系?

A:慢慢的我觉得有时候现实或者是现实主义中国如今还是一个强有力的东西。记录也是一个关注点所在,是关注的一个方式。我觉得欧洲艺术家好像已经过了经济高速发展时期中国当代艺术可能在开始的时候受了他们的观念艺术影响,但是我觉得这几年,我们的艺术家慢慢地会找到跟自己社会生活、国家合适的一种表达方式、一种语境。我们早期会看到很多形式上的取巧——很西方的工作方法,但是我觉得每个国家的变化是不一样的……不同国家的艺术家对他们的艺术现状和他们的社会现状直接反应和行动是不一样的。我也很能理解和很欣赏那个德国艺术家的作品。

Q:你觉得目前中国所处的环境,对当代艺术的创作,对于你创作的影响是什么?它为你提供了什么? 或者妨碍了什么?

A:我觉得像我这代人好像不太喜欢出去,而是花更多的时间在自己的城市或国家里面呆着、看着,因为是处于激烈变化的阶段。各种信息都可以是一种唤醒你去创作的关键因素,而不是说我需要去寻找创作的刺激,所以我愿意在这个城市。因为从我成长到现在它一直在积累、在变化,我已经习惯了这种速度刺激。我觉得它好像一口,离不开居住地。我们在做《三元里》跟在做《大栅栏》的时候,我们的作品在某种程度是敏感的,比如跟拆迁问题有关,跟政府相左,我们觉得这种题材是进入了发展方面的问题了。这种创作环境比较难,像早期的当代艺术,我们还能看到一种冒险——和意识形态的对抗,但是在今天——怎么说呢?以前我们说艺术家被招安,我觉得在今天这种冒险会更少,今天的冒险也不是当时的那种仅仅是行为上面的、或者观念上面的一种冒险,而是怎么进入问题的一种内壳, 当你进入得越可能会越。是艺术家自己决定的一种工作方式方向的。我觉得这就是创作的环境

Q:你对当代艺术的变化、你的体验和你的关注都是相当敏感的。这种敏感超出一般的人,另外除了对这种变化的感觉,你还有没有其它的一些判断?

A:比如我做《父亲》那个纪录片,我父亲做了很多年雕塑,但是我慢慢长大后,突然就会开始去寻找到我跟它的一个连接点。我拍了他的一个纪录片,这个纪录片拍了他做邓小平的像,去了很多订单接得一个比一个;我父亲现在做孔子像,全国飞来各种订单。我父亲不是搞当代艺术的,但是我的直觉是他跟现实紧密相关。从他做什么雕塑中你就能看到国家风向标志是什么,今年是邓小平,明年可能是孔子,后年可能就是……这些能迅速的在老一辈艺术家身上体验到,你能够发现整个中国发展的线索、命运,那个时代的一个艺人,他跟生命、生活妥协的过程,他们比所谓年轻的当代艺术家与现实的关系更加紧密。在父亲身上,更能真实地看到这个社会面貌,在台北双年展时,我做了一个我父亲的展览作为了我的参展作品。我拍他的那个纪录片

Q:你为什么觉得中国当代艺术缺少爱?

A:刚刚说的一个就是社会的原因,现在是一个没有、或者不提倡社会整个社会都不倡导这种价值观。我们从小受的教育是一种很虚假尊敬,我觉得这不是艺术的错误,因为整个社会的导向是错误的。整个社会道德也越来越崩溃,我对这方面真的是有点绝望了——不只是在艺术圈里面,其实社会的生活方方面面、都有所体现,所以我觉得,有时侯艺术的存在可能就是用来抚平这种裂痕吧!作为艺术家,我尽可能做的是去抚平裂痕,而不是去制造更多更虚假的东西。

Q:我们这个社会缺乏这样一种信念。而现在充斥的是消费的文化和时尚,你觉得它们对我们社会的这种价值有没有什么影响?

A:我觉得肯定会有影响娱乐业时尚影响到了年青一代和整个社会。比如我去美国或者欧洲,它们娱乐时尚的文化虽然都有一定的比例,但是它们很多还是保留了最传统的部分文化,在纽约,它有最时尚的活动,但是每天晚上也还有诗歌朗诵或者传统摇滚,而中国的变化太了,今天中国摇滚已经时尚了,玩的是另一种电子音乐了,淘汰的机制特别,对的东西及其厌恶。所以我觉得,对于中国,这是本性。或是因为经历了很多运动,害怕落后,就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做得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觉得倒挺彻底的……同时代交流?艺术家好像已经丧失了对社会信任,甚至有时候连一些创作欲望都没有了,他们也发现了艺术对这个社会无力感。无力,没有力量,没有帮助,他们觉得做了这个作品跟没有做这个作品的反应一样的,丧失了存在愿望,一种厌倦

Q:你觉得一个艺术家对自己社会角色的意识应该是怎样的?另外,你相信艺术在社会里能起到作用吗?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这仅仅只是一种希望?还是你真的相信这种功能、

A:我相信这种角色,但是我觉得作为艺术家,这种影响绝对是有限的、是很无力的,是很小范围里面的影响,除非是很有效地动用各方面的资源,或者要特别富于冒险行动性、富于社会行动性,而不是单从艺术角度出发的行动性。我觉得我的角色是,尽可能地作为一个桥梁——甚至哪天如果不做艺术,是不是可以做其他事情,能够更直接地刺激到我的想法?就是我尽可能地把这个桥梁的角色做得更稳定、更明确

Q:最后,通过我们刚才的谈话,你可以总结一下自己的创作主要针对的是什么吗?请简单地提出比较关键性的一些观点、观念。

A:怎么说呢?比方说我现在做的项目,是一个影片,叫《谁的乌托邦?》,这是一个问句也是一种陈述句。乌托邦是要我们共同建造的——或者说某一部分人确实还是需要乌托邦的,我觉得我自己就还是有一种乌托邦情结,我不是反乌托邦份子,虽然对这个前景不是非常地明确,但是总有一种力量在推进我,我就是按这个方向去走的。还有——就是说有一天,如果……仅仅是艺术的话,我是可以抛弃艺术家身份,而去做一些更有直接行动性的事情的,这是有可能的。

躁[zao] impetuous

This movie requires Flash Player 9

我做地产代理这行实际上已经有将近7年的时间了,而且中国国内人的状态都是朦朦胧胧的,很。不管我们接触的客户也好,还是公司年轻的员工,才20多岁,整个心态都躁。

I have been working as a real estate agent for almost 7 years. And the Chinese are in a fussy condition, like our clients or the young employees, Only in their 20s, but they are all fussy.

(摘自徐坦对艾伟的访谈   Excerpt from Interview with Ai Wei)

采访对象:艾东明

采访时间:2007131日下午

采访地点:于北京草场地艾家

do” engage in 25

可能 maybe possibility impossible perhaps may 21

社会 society social 19

问题 problem question 17

兴趣 fascinated interested uninterested interest 12

个人 individual 12

方式 ways approaches 10

市场 market 9

价值 value 7

 

政治的 political  1

国家 country  state  4

自由 freedom  free 7

个人表达 individual expression

地下 underground

民主 democratic  2

 

circle 3

money 5

时代 (information/Internet) age 5

play 3

资金 capital 1

poor poverty 4

弱智 retarded 2

face 3

 

Q:先请艾老师说下你对中国当代艺术现状的看法或印象。

A:我不能装作很了解这个事,虽然我一直在北京,经常参与一些策展,我们有艺术文件仓库,有很多艺术的朋友,但是我还不是很了解这个东西,但这两年好像很热闹,而前几年好像都没什么人去搭理它,所以我觉得好像它是一会儿发高烧,一会儿发冷的状态,我觉得可能像是这样,因为现代艺术这一块实际上时间也是很短的,中国实际上虽然有它的现代生活,但这个现代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是已经由政治的经济的特征定下来的,是一个已经是什么样的体制下的国家了,那么这种个人表达自由政治背景生活条件,以及文化艺术社会中的作用可能,我觉得基本上都是已经限定下来的了,那么通常所称的当代艺术,实际上它能浮出水面,也只是近五、六年的事情,而之前很多人了很多事情实际上都是处在一种半地下的状态的,就是说只是一个很小的,没有被公众话语所关注,对社会的影响实际上也只是在非常小的范围内的,一旦浮出来之后,它主要是在国外的很多展览报导甚至拍卖,好像搞得很热闹,但是这些并没有涉及到这些作品生存环境和所表达的社会形态含义,这些问题探讨并不是很多的,所以它还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结构,但是我们也不能说任何结构是否就是合理的,比如说有的是树,有的是藤,有的是自然界生猛的动物,有的是寄生的动物,而它们都有其自身的合理性,所以尽管中国当代艺术它不是主动有意识地去和这个社会建立某种关系,但是实际上它也反映了过去这几十年的一些问题

Q:你觉得它反映的是一些什么问题呢?

A:反映了中国近几十年中的哲学美学伦理学的彻底解体,新的甚至探讨的可能都还没有建立,因为这个社会仍然是处在大面积的或者主体地否认事实,或者说不承认一些基本的事实,在很多问题上几乎是没有争论的可能,它离民主社会还是很远,虽然它有极大的自由,但这种自由只是建立在旧体制瓦解上的自由,是没有能力控制下的自由,并不是一种很主动的自由,这些都给艺术一些特征

Q:那你怎样看待现在公众对当代艺术的接受方面?

A:我觉得没有什么真正的接受,它只是成为时尚的另外一个门类,杂志、报纸谈到这些问题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它就只能三句五句的谈,但没有一句能够谈到点子上,也不能够深入下去,我觉得这个事儿挺可怜的,就有点像弱智了,中国当代艺术真是扮演了一个弱智角色,当然它有很好的艺术家,有从开始到现在还在很有意思的事情的艺术家,但是这些艺术家,他们探讨的方式都没有得到主流社会认识,甚至连了解也谈不上,现在基本上就是乱七八糟的吧。

Q:那你觉得你参与策划展览之类的活动能否对这种乱七八糟的状况有所作用呢?

A:现在中国展览很多,但是一点帮助和意义都没有,它变成了一些摊贩,就是说像你经常看到的一些摆摊的,一条街卖一样的东西,互相叫板,互相竞争,我觉得这个是为市场设计的,跟艺术没什么关系,完全是为市场设计的,那么这些展览,你仔细看看这些策展人,有几个是像样的?都是心怀鬼胎,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我觉得这是中国的学术界和知识分子最让人看不起的一点,就是总体不要,整个儿就是彻底的公开张扬不要,这也是少有的一件事,但是啊,就像中国人说的志短,说得太准了,“”还好听点,实际上就是人都很“”了,没什么问题,但它只是一个借口

Q:你刚才讲到市场,那请谈下你对艺术市场的看法。

A:什么东西都能卖,艺术这么高雅的东西当然也能,因为能卖就主要是为了装饰有的家,那么艺术品就成了一个交易的货品的东西了,这个本来挺正常的,只是这个比例有多大?就是在整个大的文化环境当中,它是否变成了唯一问题,是否脆弱到只要它一出现,其他东西就都消失了?我觉得这个是中国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当然……我自己这样看,这个事闹成这样挺好笑的,因为好像你这个事的理由都变了,这个东西让你生活的原则和理由都发生变化了,最后就变成好像转换成另外某种价值了,太多人谈论关心这个问题了,如果你不是一个艺术家,只是一个投机商,这个就很正常了,如果你还是一个创作的人,或者说你本来是一个觉得有话才去从事这个行业,觉得对一种方式兴趣——而不是说简单的财、资金和地位可以替换你的那些最早的东西,就不正常和奇怪了。现在我感觉好像都在谈这一块,是挺烦的一件事,市场本身就是不正常的东西,从股票到名牌定的价格,市场本身是无可非议的,一个东西卖五分和卖五千块和卖五万块都是无可非议的,只是说在这个市场背后,这个产品本身的其他价值是否被这个市场价格给彻底冲淡了?这是一个问题

Q:那你自己感兴趣的其实是什么?

A:说老实话,我没有什么兴趣的事,比如我并不是说不喜欢商业这一块或者说对别的什么东西感兴趣,我确实没有太多兴趣的事,可能是我还是比较被动吧,当然总的来说,艺术是我比较兴趣的一个行当,本来我比较感兴趣是因为这里的人比较不功利,比较还有自己的特征,还活得你是你我是我的,但是现在呢?你可以发现,这个艺术的人跟隔壁卖菜的农民没什么差别,上市之前抖点水啊,称的时候再抖两下,我觉得都差不多,这是让人觉得挺无聊的一件事,其实我才不在意这件事,我也不搭理它,比如这个国家是死是活,我也不太在乎,只不过你问到这个问题,就像你问我今天的天气如何,什么沙尘暴啊或者刮风啊,但是这种事又不是你能控制的,这只是国家的一个现状

Q:讲一讲你的博客吧。

A:博客很有意思,待会儿就把给你拍的照片放上去,然后很多的人我也都不认识,反正他们一点击就看到了,我就觉得这个是很直接现实同时又是很幻觉的一个事情,所以我就一直在这个事。

Q:就是说它是一个你传播你自己信息的途径?

A:我觉得信息时代是人类遇到的最的一个时代,是第一次给所谓的自由个人意志技术上提供了可能,在这之前,人类一直是在黑暗当中或者是在独木桥上,或者是在一个必由之路上,那么这个信息时代第一次让人有可能自己或者和愿意一起的人,这在过去是没有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很有兴致和很有机会进去这么一种状态,就是说它有几点是非常重要的:自由地表达个人方式。这听上去虽然很俗套,但是这个是很重要的事情,包括交流可能,包括把社会的力量重新地施以影响吸收运用可能,这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Q:你觉得在艺术上有没有地域的中心边缘之分?

A:我觉得不存在,尤其是在这个信息时代网络时代就更不存在了,这是人类第一次有机会和有可能把这个传统价值,即所谓的传统的原始、中心和权利彻底瓦解,这个可能性确实是人类挣扎了很多年以后突然蹦出来的,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东西。

 

關於 / about

詞典 / dictionary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email

xutanxt@hotmail.com

manufacturas.studio@gmail.com